©流水間
Powered by LOFTER

[全職][葉黃]瑣事

就是個沒啥內容的腦補

所以有一點點劇透(?)

                                                                                                               



興欣贏了藍雨,藍雨的假期提早開始了,偏偏有人就是要留下來,葉修覺得麻煩。

葉修處於備戰狀態,和隊友們研究完下一場的對手,回到房間本來準備好好休息,卻忍不住花點時間對付這位不速之客。

葉修嘴裡叼著的菸快到了尾聲,他沒有一絲眷戀地捻熄在遞過來的菸灰缸裡。

「又抽菸,不是說那對身體不好你還是少抽一點吧,不過這也難怪你的心會是黑的,黑得要死,雖然再黑一點也看不出來,但是就饒了我我年輕力壯,不想因為吸二手菸而英年早逝。」黃少天拿開煙灰缸的時候一臉嫌惡,他不討厭菸味,但是滿滿的菸蒂估計葉修快抽掉了一包。

「黑的是肺,不是心,你書沒讀好?」葉修在黃少天身邊坐下,自動自發地拿起電視遊樂器的另一支遙控器,把畫面調成two players。

「滾!別污辱我老師,我是在諷刺你你聽不出來嗎嗎嗎,別裝嫩行不行,早跟你說少抽一點,今天竟然抽掉一包,你壓力大啊?」

「是,我YLSD。」

「很有趣嗎這很有趣嗎?不就亞歷山大你做什麼能再隱晦一點,別學我隊友,有沒有下限阿你,阿問錯,你不用回答我我知道答案。」

「你帶著遙控器是看準今天沒戲唱嗎?」

「煩,我帶著是休息的時候用的,你想太多,嫌棄就放手別玩啊,誰還要比賽?」

說歸說,葉修也只是放鬆地跟黃少天玩了一會,然後就晾著他不管。黃少天也沒怎麼在意,他是來打擾的,雖沒立場也並沒有特別要做些什麼,很簡單地,就是他借宿幾晚,等著葉修的下一場比賽,他要觀賽。

偶爾黃少天也有安靜的時候,比如現在。可惜葉修只要一開口,就全部破功。本來安安靜靜葉修覺得挺好的,但他還是得問一下。

「待這做啥,不放假阿?」對黃少天,葉修嘴裡不饒人。

「看比賽阿,我好心留下,你沒心沒肺。」

「有票?」

「廢話,你當我什麼人,弄張票還難嗎,簡單的事。」

「那兒的票,去人擠人?」

「沒,去觀眾席還得了,我黃少天能活著回來名字就倒過來寫,不要小看我的人氣哈哈哈,你住嘴,不許炫耀。」黃少天瞅了眼葉修正想發話,連忙賭他的嘴。

「恩,知道就好。」葉修怎會放過任何一個機會,一句話換來黃少天狠狠一瞪。


之後兩人相安無事,葉修沒再聊天先睡了儲備精力,留著黑暗中僅存的電視螢幕還發著光,黃少天繼續玩他的遊戲,可惜他不會知道葉修其實特地為他留了一張票,妥妥地收在皮夾裡。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