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水間
Powered by LOFTER

[全職][葉黃]點餐

嚴格來說(?)只是想寫寫互動www

                                                                                                                    

 


 


 

「一共是一千八百五十元,謝謝惠顧。」

張佳樂在前台數著鈔票,替客人結帳。對方在離去之前主動遞上自己的名片,背後留下一串號碼,張佳樂姑且判斷這行為是搭訕,他禮貌性的微笑,再說一次謝謝惠顧,飄散濃濃胭脂味的女性才轉身離去,玻璃門開啟的震動讓掛在上頭的鈴鐺叮鈴作響,女性走了之後又來了一位客人。張佳樂闔上收銀機看了一眼,按照公司聖上宗旨:凡見顧客必定禮貌微笑再打聲招呼。

「歡迎光臨。」

客人馬上由另一位服務生帶位,張佳樂見狀連忙扶正掛在耳上的麥克風,低聲飛快地說:


「老葉,快去支援十二桌,麻煩的來囉。」


_


葉修正收拾客人的殘局,聽見張佳樂的指示頗富興味,馬上就懂了。他本想回嘴:哥正忙著呢沒空!無奈大家期待這天好久了,有人飛速趕來搶過他的工作,葉修平時搶做輕鬆差事也沒這麼狠,來人一是推擠二是搶他器具三是霸道地保護弟兄,一挑三葉修這下輸了氣勢。

「沐澄,你快讓開。」

「不讓,大家等這天等很久了!」蘇沐澄眼神煞是閃亮,葉修總贏不過他,訕訕然地往十二桌去了。


葉修是一家價格不算便宜的西餐廳裡的服務生,同理顧客也不會差到哪裡去,可惜偏偏有位客人特別麻煩,搞得服務生們連連敗陣應付不了,也不是說他難搞,但就是話太多讓人受不了。於是,口條向來鋒利的葉修就被推派出來負責搞定他。


葉修拿了菜單,一如寄往他的點餐風格,到客人身邊就直問:請問您要點什麼餐點?


-


黃少天坐定位後就開始瀏覽菜單上的條目。這家西餐廳他來過好幾次,很合他口味,所以就常常來。好在餐點價位上還是有區分的,貴至近千元一份的肋排到兩三百元可以搞定的義大利麵都有,黃少天才得以滿足他嘗試的慾望。基本上他要吃什麼早在來之前就想好了,但他就是忍不住和服務生多搭話幾句、聊聊菜單上不可思議的菜名。所以當他聽見服務生的詢問,想也沒想地又開始不著邊際。

「欸你們這一串名字好彆扭啊,什麼豬排又佐莎莎醬還有新鮮蔬菜,羅勒又是什麼啊?這麼長不會讓人摸不著頭緒嗎?」黃少天劈哩啪啦先來一大串疑問。

「您好,羅勒是一種香料,有點類似九層塔。」葉修秉持服務的精神,挑一個問題回答。

「喔喔喔原來是九層塔啊,那怎麼不就好好地說他是九層塔呢,叫什麼羅勒聽起來也沒有比較高級很像誰的名字啊。所以莎莎醬又是什麼?」黃少天沒見葉修臉色繼續追問,忘記自己剛剛才問過一樣的問題。

「先生,莎莎醬微酸微辣,反正配起來很好吃,也就不用深究他是什麼了。」

「哦......」黃少天覺得這服務生不錯,轉念一想發現不對,他分明沒有回答自己的問題,正準備再開口,卻被擋了下來。

「客人,你問夠了沒啊,還要不要點餐?」葉修挑著眉,三七步,沒誠意。

黃少天這才正視眼前這位服務生,沒誠意歸沒誠意,這身制服在他身上卻很好看,白色襯衫外套件黑色背心,領口一條紅色緞帶的蝴蝶結,下半身剪裁合適的黑西裝褲搭上黑色皮鞋,人模人樣,就敗在服務不佳。

「我說你啊,這服務態度沒問題嗎?小心我記著你的名字告狀告到客服去。」黃少天撇了一眼葉修胸前的金色名牌,「這挑釁到不行的問句也虧你還是個服務生。」

葉修聽著也不害怕,估計這位客人忘記他們家餐廳禮儀之一就是記住客人的名字,沒名也要有姓。

「黃少天是吧?」

黃少天心裡一驚。

「在你告狀前就要被我們掃地出門啦,廢話一推,要不要點餐?」

「天啊,你都要造反了是嗎?竟然對客人是這種態度,記的我的名字又怎樣,我還是要來啊,你管得著嗎管得住嗎,兩隻腳我的愛走哪就去哪你!」黃少天話澇還沒完,葉修輕輕地丟下一句不吃拉倒,還作勢挖挖耳朵,表示你再吵下去我耳朵長繭。黃少天被氣得夠嗆,一個字送他:滾滾滾滾滾!

葉修求之不得,一句悉聽尊便,彎腰示禮,轉身就走。


黃少天這下發現幹了件蠢事,把服務生趕走自己還要在這裡做些什麼,當場就愣在原地。

等他回過神的時候,只能紅著臉頰,假裝什麼事都沒發生似的,對著遠處直盯著他瞧的葉修招手。乖乖地消音點餐。


葉修望向前台的張佳樂,那朝臉要說多得意就有多得意,一臉看我這不是收服他了的態勢,張佳樂見了不爽,嫌惡地朝他揮手,心想這人果然狡猾的很。




寫到一半在想我應該不是黃少天黑粉(?)
有機會想寫個服務生系列哈哈哈(???)


评论(4)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