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水間
Powered by LOFTER

爽約

黃瀨涼太放下手中的小湯匙,匡噹一聲和裝著美味西點的瓷盤撞出清脆的聲響,巧克力蛋糕上的草莓受到波及跌到桌面上,或著些許蛋糕屑,不能吃了。

他用力地倒回鬆軟的沙發,震盪引起了隔壁桌的注意,但黃瀨不以為意。

因為他氣炸了。

他不可抑制地決心要和對方吵架,混帳又要爽約,老子最好有那麼閒。

黃瀨飛快的按著手機上的鍵盤,仿佛可以聽見趴搭趴搭的節奏,盡管對方是他的戀人青峰大輝他也不想顧慮那麼多了。


小青峰你去死吧!!!


按下發送才想到自己按得太快忘記再補一句:


去和你的籃球結婚就好了啊!籃球笨蛋!


-


「哲、五月,你們最好有什麼要緊的事必須現在見我?」


青峰大輝嘎然停下腳踏車,頂著太陽天額頭不禁冒下汗珠,他上氣不接下氣,顯然是用盡全力狂踩著踏板而來,只是一見面就是質問的語氣讓桃井五月微皺了眉頭。

「阿大,你兇什麼啊,本來就看起來很兇了說......」

「嘖,還不是你們突然要我趕快過來!」

一說到這個青峰就氣,本來說好球隊練習結束就要陪黃瀨去他想去很久的餐廳吃飯,結果途中一封名為緊急的簡訊讓他不得不拐彎腳踏車龍頭,朝另一個方向騎去。


緊急!!!阿大快到中央公園來!!!


然後他就和黃瀨爽約了。


「欸,難道你還有事嗎?哇,真是抱歉......」

「看他這麼生氣,大概又和黃瀨吵架了吧。」

黑子哲也幾乎沒有思考地就推測結論,一旁的桃井啊了一聲掩著嘴,眼神說著糟糕了啊怎麼辦哪地詢問黑子,後者沒事般地聳了聳肩,對著青峰繼續說:

「你可以和他一起來。」


要不是眼前是兩位揍不得的朋友,青峰現在巴不得可以撩起拳頭狠狠發洩一番:「誰知道你們怎麼了,當然是趕過來啊!......還有黑子既然猜對了,最好快說你們到底是怎麼回事?」

青峰語畢,只見桃井突然扭捏地牽起黑子的手,無名指上戴著戒指,雙頰紅潤如蘋果般的好氣色,開心地說:

「我們在一起了,阿大。......其實只是要說這個啦。」


如果可以,青峰也很想祝福他們並說聲恭喜,但他現在只有深深地無奈還是無奈。


天知道為了這對情侶,他家裡那位會有多難搞就有多難搞......


-


果不其然,大門深鎖。


青峰鬱悶地和黑子和桃井吃過晚餐後,拖著沉重的步伐回到公寓,他在門前猶豫不決地思考著開口第一句話會是什麼。


「我回來了。」太過平常,不可能裝做什麼事都沒有發生。

「我回來了,黃瀨。呃,今天對不起.....」


好吧,他不介意勇於承認過錯,但要怎麼怪就怎麼怪,結果還是決定如平常一般一樣就好。

在青峰準備旋開喇叭鎖的那一刻,他發現他的顧慮是多餘的。


喀拉喀拉左轉右轉就是轉不開。黃瀨從來不會在這個時間鎖門,因為清風總會在這個時間點回家,在球隊練習過後。青峰懊惱地反省自己平常太依賴對方,以至於沒有戴上鑰匙的習慣,現在可好了,黃瀨非常生氣,該怎麼辦呢?


青峰後退一步,老套地舉起手敲了敲門,咚咚咚地聲音伴隨他喊著黃瀨的名字。


「黃瀨。」他停頓,又繼續說:「對不起,我今天爽約了。......可以開門嗎?」


青峰把耳朵湊上門板,他覺得黃瀨應該站在玄關。沒有理由,就是個直覺。

有句話是女人的直覺,五月常掛在嘴邊。要說完全靠著猜測其實有些勉強,摻雜合理的數據推測更能增加準確度,也無傷大雅。所以青峰知道自己是黃瀨的軟勒,他總是會為自己心軟、退一步,然後就原諒他。

除了黃瀨僅有的原則。

但暫且不提,和這件事沒有關係。


「黃瀨。今天我是要去找你的,沒有騙你。」


無聲的門,米白色的門板。


「可是五月突然傳了一封簡訊給我,我以為她遇到麻煩。」


青峰盯著門看覺得有點暈眩,所以他低頭看著自己的球鞋,看起來有舊了,但是很耐穿。


「......所以我過去找她,結果發現哲也在那裡。」

「他們告訴我他們在一起了。」


語尾落下,青峰抬起頭,門後也有了動靜。


「對不起,我應該帶你去的。」


-


「我不想原諒你。」

「但是,唔......哀,不是他們的錯,青峰大輝,你是白痴嗎?爽約要說原因的啊,草草的告訴我有急事不能去了,我能不生氣嗎?」

「哀,明明就很......唔,不太想承認,算了,但是有點體貼,但是太隨便了!」

「下次爽約,絕對絕對不會原諒你!」

「啊、對,我本來就沒有原諒你!」


當黃瀨知道自己生氣的理由太可笑了,他揍了青峰肚子一拳,後者痛地彎下腰蹲在地上,黃瀨又默默地補上一腳踩的青峰哇哇大叫,才一吐怨氣似地緩了額上生氣的眉心。

一是因為黑子和桃井他氣不起來,二是因為聽見喜訊他很開心,一股腦把青峰大輝拋置腦後。


「所以,唔哇,小青峰還是你的錯!」


然後黃瀨發現自己一整個下午晚上都沒有進食,現在終於感覺餓了,向青峰討了一頓晚餐搭配冰箱裡兩罐啤酒。


外送差不多也打烊休息了,青峰翻找冰箱裡剩下的材料簡單料理了一盤炒飯,香噴噴地飄出淡淡的醬油味,一上桌黃瀨就不客氣的一口接著一口,完全忘記把持自己的吃相。

反正只有他和小青峰在,也管不了那麼多了。


只是酒精一罐接著一罐,黃瀨醉了,講話也失了邏輯,青峰無奈地聽著他重複數落自己的不是,自己又打了自己一巴掌,不知所云。

青峰勸黃瀨不要再喝了,被他回嘴一句:好事情要好好慶祝啊!誰知在黃瀨又舉起酒罐的剎那,卻倒在餐桌上不省人事,睡著了。


青峰只能善後,還有事情很快解決,沒有更大的麻煩。


黃瀨有時候也很可愛,小孩子似的輕易忘記的前一秒還在生氣。


如果他在籃球方面也能這麼豁達那就好了。


Fin


-


晚上繼續,我太生氣了(EQ低


耶,哀,我真的很不喜歡約好的事情時間改來改去,然後就影響到下一個約定,雖然說我是要去玩了很站不住腳,但總覺得這是我的時間規劃,仍然是一個不可以侵犯的領域,況且我犧牲了我的玩樂,卻讓另外的組員有了時間去和他朋友玩樂,就是,讓人非常的不爽阿阿阿(心眼小)

哀,只是個murmur哈哈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