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水間
Powered by LOFTER

[真遙] 熱度

有點隨興的莫名其妙而寫出來的東西

考慮會寫個幾篇,動機就晚點再說吧><

                                                                                                                    



真琴坐在石階上等待,平常那隻很親近他的貓咪在他的身邊繞來繞去,真琴伸出食指騷了騷貓咪的下巴,貓咪很舒服似的喵喵叫了幾聲後,走近真琴的腳邊蹭了蹭那顆小腦袋瓜。

真琴眼神寵溺地看著貓咪,抱歉地笑了笑說:「抱歉啊,小貓咪,今天沒有帶小魚乾。」轉念一想,思索著放課後得去一趟超市。

 

「不過遙好慢啊……」

 

真琴看了下手錶,時間已經過了平常遙會出現的時間,照慣例不是遙不想去就是遙忘記了,所以真琴又必須直接去遙的家裡找他。

他揉揉貓咪的頭,告訴牠他要走了不能陪牠,起身就往遙的家走去。

既然遙沒有按照時間出現,真琴決定省去敲門的手續,逕自就往後門走去,果然門沒有上鎖。

 

「哎呀,又忘記要鎖了……」

 

真琴提醒遙好幾次要記得鎖後門,但是每次遙回家晚了就會忘記,不會有事的,遙是這麼說的,真琴是想多了。真琴本來想要辯白,卻因為遙的一句話而啞口無言。

 

只有你知道那扇沒有鎖,然後就會從那裡進來。

 

說的、也是呢。

 

真琴喊了幾聲遙的名字,沒有得到回應。他先去浴室看了一眼,有點驚訝遙沒有泡在水裡,外頭也沒有他脫下的衣物,然後他走進廚房,廚房很乾淨,沒有動過的痕跡,連一點點煎鯖魚的味道也沒有,那是遙慣例的早餐。

 

水龍頭口低下一滴水落在空無一物的水槽,真琴開始有些擔心,這和平常並不一樣。他快步跑向遙的房間,門沒有完全闔上,他直接就推開半掩的門。他看到遙躺在床上,臉色有些潮紅,還冒了許多汗珠。真琴發現遙的呼吸有些紊亂,右手撥開他濕潤的頭髮覆蓋在額頭上,遙的體溫比平常還要高。

 

他又喊了遙的名字,一隻手握住遙的手晃啊晃,遙才緩緩睜開他的眼睛,嘴裡含糊地喊了一聲真琴,接著掀開他的被褥想要坐起來,卻只獲得一臉痛苦,又躺了回去。

 

「遙,不要勉強,你大概發燒了。」

「頭好痛……好熱……」

「嗯,我知道,遙,你先躺好,我去幫你弄點水來。」

真琴幫遙喬了喬枕頭的位置,重新幫他蓋上被子,遙昏昏欲睡,眼睛一下子又閉上,真琴趕緊放下書包,去弄了一盆水來。

 

直到冰涼的毛巾穩穩地放在遙的額頭上後,遙的表情才逐漸緩和下來,真琴也鬆了一口氣,一直以來遙無論怎樣泡在水中也沒有輕易感冒過,這樣突如其來的生病真琴很意外。

 

他決定今天就向學校請假,並且和導師說明遙的家人都不在所以自己要留下來照顧。掛斷電話後,遙又醒了。

 

「抱歉,吵到你了?」

「嗯……沒有……想喝水……」

 

遙的聲音悶悶的,好聽的聲音被乾澀的喉嚨弄得支離破碎,真琴給了他一杯溫水,看著他一口一口像小貓一般的喝法。

 

「怎麼突然就發燒了呢?」

真琴用毛巾替遙擦拭臉頰上頻頻冒出的汗珠,希望這樣可以讓遙舒服一些。

遙閉著眼睛,頭腦昏脹脹得很想把身上的衣服脫掉但被真琴及時制止。

「遙,現在不能脫,熱一下等一下很快就會好了。」

「嗯……」

雖然遙心裡很不甘願。

「昨天……想著怜的事情,睡不太著去跑了一圈,忘記穿外套了……」

 

真琴聽了遙的解釋後心想,果然啊。他示意遙先躺回去睡,剩下的晚一點再說,這句話似乎讓遙覺得很安心,很快地呼吸變的規律又平穩,真琴看著遙的睡臉,比寵溺更加寵愛的眼神裡滿是溫柔,他握著遙的手。

 

 

 

心裡覺得心疼卻又忍不住想著遙好可愛呢。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