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水間
Powered by LOFTER

[韓葉] 這塊肉煮得有點柴

為了規避一切麻煩OOC肯定要說ㄉㄚ







平底鍋裡,躺了一塊肉。


肉塊沾了醬油,黏著草葉和梗,在鍋子裡被油煎得滋滋作響。


他身子癱軟,躺在中央乖乖就範,任人對他又戳又捏,也固執地不作反抗,決心任人宰割到底。


他被人輕輕地翻過身檢視,那人仔仔細細地摸遍他全身,從頭到尾,他被帶繭的指腹摩娑,輕輕顫抖,富有彈性的肌肉組織有意無意地搖擺,正好閃過那人下一次的確認。


那人索性輕輕捏著他的腰間,對著空氣說了別動,沉穩而低沉的聲音在微弱的光亮中迴盪,如同火焰的虛無飄渺,而後蒸發似酒氣帶來一點微醺。


拿起流理檯旁的一瓶紅酒,那人大方地倒入鍋中,鍋子裡淹起淺淺的酒攤,香氣四溢,勾起那人嘴角的微笑,心滿意足地舔了唇、吞了口水,水聲嘖嘖。


肉塊又抖了一下,再淹起的酒水中漂浮,往旁邊滾了一圈。


他懞了,分不清蒸散的水氣中的東南西北,眼皮半闔,嘴微開,迷茫像是灌了一輪酒水,但也不過是泡在裡面。那人趕緊給他翻了過來,手忙腳亂地抓住他,苦笑地對著他說:我知道你累了。


「但我還想要。」


他說:你乾脆把我吃乾抹盡如何?


那人好氣又好笑:「我可還希望有人做我永遠的對手呢。我們公私分明。」


「去你的公私分明。你這叫趁人之危。」


「那就不玩了。」


隔天,葉修起床刷頻,發現霸氣雄圖昨夜搶了好幾個BOSS,抓起床邊的菸盒就往浴室用力地砸過去。


而正好洗潄完畢的韓文清就被砸了個正著,在一片混蛋罵聲中,愉快地去張羅早餐。



不知道自己在寫什麼,我在煮菜哈哈哈

评论(3)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