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水間
Powered by LOFTER

[韓葉] 中秋烤肉好想吃肉- 下

*參考東京食屍鬼的某段情節,其他地方修改有
*中秋節快樂啊,終於吃到肉!!!(真的肉

*嗯......挺倉促ㄉ趕不上啦文筆就...ㄏㄏ&OOCOOCOOC




 

 

周澤楷在辦公室裡吃著便當,輪班值勤的壞處就是無法左右休息的日子,所以他只能眼巴巴地看著好幾個同仁吆喝著出門打野食。

 

還好情況也不算太壞,因為最近有關食屍鬼出沒的消息暴增,許多人是自願留守,周澤楷在這個是該回家團圓的日子裡也不算太寂寞。

 

豈止不寂寞呢……根本就是吵得翻天。他默默地吃飯,腦海裡浮現最近上網學到的一個新單字。

 

Kindergarten。

 

「欸,你這塊肉看起來真好吃,給我一個吧。」

 

「什麼什麼,我也要啊,嗯嗯,孫翔你這眼光不錯,好評!」

 

「啊啊啊啊,把我老婆給我的愛心滷肉還來!」

 

「別計較啊,你家裡還有一鍋等著你呢。」

 

「你怎麼知道,不許來我家蹭食,快滾蛋吧。」

 

「我靠靠靠,還真有啊!」

 

周澤楷吃了一塊滷肉,覺得這家便當店也挺好的,不知道要不要去推薦一下。

 

不過他是多慮了,因為孫翔劫掠食物還沒過癮,湊到他的身邊來,一看:

 

「你這滷肉沒帶點肥的,不專業啊!給你一塊經典的試試。」

 

說完孫翔就好心的挑了一塊特別完整的滷肉放進周澤楷的便當盒裡。

 

坐在對面的江波濤看了孫翔的便當一眼,心想你也不過就三塊滷肉還真捨得。

 

要知道搜查官的工作量大亟需體力,那一絲一毫的肉末都是補充體力的重要元素,可惜最近物價上漲,公務員的薪水又少得可憐(與其工作量不成正比呀),便當店可以縮水,伙食的花費卻是不能說買就買。

 

江波濤覺得該是時候去跟上級長官施壓一下了。

 

此時,江波濤的手機在桌上嗡嗡作響,他再次替為民服務的公務員嘆氣。

 

孫翔跑來施捨周澤楷一塊滷肉之後就順勢坐在他的旁邊,放任遠處自己點燃的一個戰場自生自滅,老神在在地和周澤楷聊天……聊得讓他開始懷疑自己是不是要變成黃少天第二了。

 

周澤楷沉默少言已經不是什麼新鮮事了,但孫翔還是喜歡找他聊聊工作上的事,像是武器啦、戰術啦、一些經驗等等……當然還有一點點的生活瑣事,他不想承認。

 

如果問他為何那麼喜歡找周澤楷聊天,孫翔的回答大概還是那第一千零一句的:因為他很強。

 

周澤楷邊聽孫翔講話邊注意江波濤講電話的臉色,直到對方結束通話,他才問了一句:怎麼了。

 

江波濤也沒浪費時間,直接點名周澤楷和孫翔:

 

「上工了,有人通報在B區發現食屍鬼。」

 

*

 

教堂的彩色玻璃描繪著一幅真摯感人的畫,天上的聖光,地上的聖母,以及襁褓中的嬰孩,每一寸都蘊含母愛的光,每一分都散發著無限的純潔。這樣的光芒卻還不及天上的月圓,從門口照射進來,灑落在地板上的金粉,晶瑩透亮像吹彈可破的少女,潔白無瑕。

 

至少,有一平方公尺的範圍還保留著少女的聖潔。

 

韓文清擰著眉心,狂霸酷炫跩地坐在教堂的長椅上,雙腳靠在前排座椅的椅背,一個黑幫老大的姿勢。

 

「老韓,怎麼坐得這麼沒規矩嘖嘖。」

 

黑幫老大凌厲地瞪了來人一眼,他穿的皮鞋在月光下發亮,但對方的笑臉更加刺眼。

 

「你來做什麼?」

 

「不是吧,老韓,你明明知道的啊。」

 

「葉修。」

 

「嗯,哥就是來蹭飯的。」

 

葉修說的理直氣壯,也不管韓文清撘不答應,他筆直地朝方才韓文清處理過的、已經奄奄一息的食屍鬼邁進,然後人很欠揍的蹲下來戳著地上的屍體,嘴裡喃喃問著這貨是死成了沒。

 

韓文清覺得挺頭痛的。

 

本來,他的職責是管理這一區的秩序,但自從葉修來了之後一切就變了調。當時自稱是葉秋的食屍鬼橫掃這塊區域,平均資質位於上乘的葉秋打亂了這裡的平衡勢力,無意間積累許多事端,引起眾多原住民的不滿,而上一個月圓的日子被怨念滋長的食屍鬼們選定作為下手最佳時機,即使強如葉秋,也無法以一擋百,人數上畢竟還是擁有優勢。

 

葉修差一點要被分食,而他幸運地遇上路過的韓文清。韓文清看不慣私仇,要所有人退下,眾多食屍鬼礙於韓文清的權力和力量紛紛離去。好在葉修戴著面具,還沒有人看見他的真實面貌,除了韓文清。

 

於是葉修索性改頭換面稱做自己為葉修,而又是好幾天後韓文清才知道這是他的真名。

 

葉修當然不如路邊遭棄養的小貓那般溫順,韓文清覺得他是撿了一隻狡猾的狐狸。

 

那天之後,葉修為了打發時間會找韓文清過過幾招,韓文清發現多數時候自己竟然屈居下風,因而越打越起勁。唯一麻煩的就是,這裡食屍鬼早就分配過獵食的區域範圍,葉修才融入這裡的生活沒多少日子,自然是無法分一杯羹,韓文清只好當個冤大頭。

 

怎麼說呢,這隻撿來的狐狸就是挺欠揍的,蓋過所有他一切的美好,如果還有剩下的話。

 

「哎,我說老韓,你受傷了。」

 

韓文清撇了一眼右肩上撕裂的襯衫,底下是腥紅的抓痕,不是很在意,他剛好擁有再生能力最佳的赫子。

 

「沒注意,不礙事。」

 

「呵呵,知道哥怎麼來的嗎?」

 

葉修笑盈盈地看著他:「哥是聞到了你血的味道,挺好吃的樣子。」他停頓了一下,偏頭一想:

 

「我說,我們去烤肉吧。」

 

韓文清:「……」

 

「中秋節呢!看他們烤肉開心,我們也該進食了,好唄?被你管制進食,可是要餓死哥了。」

 

受不了他有點跳脫邏輯的思維,韓文清起身去拿掛在另一張椅子上的外套,說:

 

「你不就是想吃,哪來那麼多理由。」

 

韓文清嘴上抱怨,但葉修看他還是有點行動了,便知道今天自己是可以飽食一頓。

 

只是在好事之前,往往會出現一顆絆腳的石子。

 

 

「哼,想吃飯啊,先吃我這一槍怎樣。」

 

孫翔說完,周澤楷已經先掏出雙槍朝裡面發射。

 

碰碰兩聲非常精準,一顆子彈也沒有浪費,如果韓文清和葉修還站在原地的話。

 

葉修躲在陰影下看見教堂門口出現了三個人,身穿標準制服,來者不善,想也不用想,除了是食屍鬼搜查官還能是什麼呢?

 

他還在判斷,韓文清卻早一步出擊,在二十區待久了,大概也摸清了搜查官的底細,作風就稍微大膽一些。

 

拿著雙槍的搜查官底子很不錯,看一眼就是不好對付,好笑的是方才大聲嚷嚷的傢伙,嘴裡正罵著周澤楷你混蛋搶什麼拍子。聽到這個,後邊那個笑臉的人就不鹹不淡地說你以後就少講那些開場白吧。

 

葉修呵呵。

 

韓文清肩上的傷還是稍微影響了他的速度,癒合的慢了些,疼痛還是在的,於是和周澤楷一陣纏鬥後似乎有點略居下風。韓文清找了個空檔往後一退,正好閃過兩發子彈。

 

這時葉修一首搭上韓文清的肩膀,在他耳邊細語。

 

「老韓,我們就暫時在同一陣線吧。」

 

韓文清心想,你我不就是同一物種,難不成還要倒戈啊。他嘴邊說的卻是另一件事:

 

「你想做什麼?」

 

葉修一個挑眉,笑得更開心了,他說:老韓,你還真了解我啊。

 

 

「我肚子餓了,發揮不出實力,讓哥吃個一口唄。」

 

韓文清哼地鼻孔出氣,倒也沒有猶豫,一隻手就要去撈過葉修的後腦。

 

 

葉修說了一聲謝啦,然後毫不猶豫地咬上韓文清的肩頸。

 


评论(2)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