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水間
Powered by LOFTER

[韓葉] 中秋烤肉好想吃肉-上

*食屍鬼paro所以......OOCOOCOOC
*食屍鬼很好看推推~
*喻黃是朋友...要說cp也可因為我吃X)






黃少天手裡拿著一根烤好的香腸,光滑油亮的表面反射路燈昏黃的光,在這個花好月圓的日子裡,空氣中瀰漫著烤肉香。

 

「少天,你的油要滴下來了。」

 

喻文州吃的土司夾肉片,好心地提醒拿著香腸發愣的黃少天。

 

黃少天盯著地板上的影子看,左看右看就是覺得哪裡不太對勁。他環顧四週的景色,再回頭看看地板,路燈下有幾隻蟲子飛來飛去,烤爐中的炭火正在發燒,啪茲一聲,蛤蜊打開了殼,流出來的湯汁滴進炭火裡。

 

黃少天心裡一個機靈,連忙抬起頭往天上看。一眼萬里無雲,只有一顆碩大無比的鵝黃色月娘,其中,還站著一個人影。

 

黃少天手上那根香腸的油沒有因為他的停滯而停下來,它沒有停止的理由(為何作者這麼認真),所以就沿著戳著香腸的竹籤流到黃少天的食指、拇指。

 

黃少天哎喲一聲,才回過神來,他接下喻文州遞過來的紙巾擦拭,人恍恍惚惚地說:

 

「隊長……我剛剛好像看見了月亮上的嫦娥……唔…不對,從那身形來看也許是吳剛也說不定……但好像怪怪的,哎喲,總之我看見了一個人在頂樓。」

 

黃少天咬了一口香腸在嘴哩,邊咀嚼邊對著喻文州說,另一隻手也沒閒著就指向一棟老舊的大樓。

 

喻文州順著黃少天指的方向看過去,那個土司夾肉在嘴邊停了三秒才拿下來。他微笑地說:

 

「少天,我什麼也沒看見。」

 

「咦!」

 

黃少天猛地轉頭,那棟大樓頂上還真的空無一人,月亮皎潔乾淨。

 

喻文州牽起黃少天的手把人重新拉近烤肉人群,倒了一杯綠茶給他。喻文州聽著黃少天劈哩啪啦地回溯剛剛他看見的景象,他笑著聆聽,最後只說了一句你想太多。

 

*

 

而剛剛確實有人站在樓頂。

 

一家烤肉萬家香。葉修聞香而來,就看見一群人在烤肉,於是他也無聊就坐下來看看,順便打發時間。

 

空氣中的味道其實並不好聞,摻雜了烤肉香、炭火的煙味、樹上的蓊綠氣息、馬路上的車子廢棄、塵土的地味、垃圾桶的騷味、人的汗味和體味。葉修抹了一把鼻子,就像是對髒空氣過敏似的,他從口袋裡抽出口罩戴上。

 

葉修大可直接拍拍屁股走人,可惜他看見這一群人歡樂笑鬧的場面就忍不住留下來多看幾眼。他坐久了改成蹲著,兩手托著下巴靠在膝蓋上看,不忘替自己點了根菸。

 

「人類啊……」

 

葉修叼著菸,忽然覺得自己現在是個瀟灑的型,決定暫時放任某種情緒滋長在心中的苗子,讓他替自己染上一些陰霾的雲。

 

這裡是安定的二十區,人和食屍鬼和平共處,或者更確切地說是,人和食屍鬼處在一個微妙的平衡上。人和食屍鬼間以及食屍鬼和搜查官間存在著一種類似於食物鏈的關係,然而比真正的食物類更加複雜,這個關係一時間是理不清的。食屍鬼吃人、搜查官吃食屍鬼、食屍鬼也吃搜查官……與其拘泥於這個無解的題,不如就按著規定,一同維繫這個脆弱的平衡吧。

 

不過在葉修的腦子裡,也許並不存在這樣的觀念。他是從十一區來的食屍鬼,接受的也是十一區的傳承。在十一區內,人和食屍鬼的關係更加緊張,是的,當搜查官也被歸類在人類的範疇裡時,所有事情就簡單許多。搜查官也是人,只是是比較強悍的品種,這樣思維下,食屍鬼捕食時就可以稍微放縱一些,沒有多餘顧忌。

 

而為何葉修會從一個自由的國度來到這個綁手綁腳的地方又是另一個故事。

 

反正他現在抽著菸也挺享受這樣的時刻。

 

 

「……看著看著也挺餓的呢。」

 

片刻後,葉修無語地替自己的肚子打抱不平。

 

手上的菸已經接近尾聲,再磨下去估計要燙到手指了。葉修把菸蒂隨意一丟,起身,雙手插進口袋裡,他身上穿著一套休閒的運動服,踩著布鞋踱步幾下,臉上還是一派輕鬆的樣子,誰知道他內心早已是一番掙扎。

 

「就說二十區真麻煩,幹嘛執意要來呢……」

 

葉修不滿地撇撇嘴:「想吃東西了。烤烤肉也好。」

 

葉修在樓頂上左右來回走了好幾趟,他注意到樓下有人朝這裡看了一眼,本來想著是不是該躲起來避免後續可能的麻煩……但,突然好像沒這個必要了。

 

「哎喲,聞到好吃的味道了。」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