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水間
Powered by LOFTER

[韓葉] 不知名的小片段續3

*還是要註明OOC

*小點啊啊啊赫然發現忘記狗兒了......還有發現自己挺電波的呵呵(?)

*感謝觀看的你這是亂七八糟的劇情23333


10

 

下午六點五十四分,韓文清回到自家公寓門前,盯著門上小孔,鑰匙遲遲戳不進去。

 

下午六點五十五分,韓文清轉了半圈鑰匙,喀拉一聲,大門往內推開。

 

下午六點五十六分,韓文清進了家門,他前面站了一個人,身形跟他差不多高,不過矮了那麼一點點點點點點。

 

下午六點五十六分四十五秒……韓文清想起早上蘇沐澄全副武裝戴著口罩帽子太陽眼鏡來跟他要走小點,隔在口罩底下的聲音悶悶地說他要把狗帶給葉秋免得節外生枝多出不必要的麻煩。

 

「節外生枝?」

 

「……哎呀,他是說要給個驚喜呢!」

 

下午六點五十七分,韓文清開始思考節外生枝這話意味著什麼?

 

比如說,眼前這個情況……嗎?

 

「老韓,歡迎回家啊,呵呵。」

 

葉修身上一件桃紅色的圍裙螫的韓文清眼睛很痛,肇事者還一副得意樣貌特地給韓文清轉了一圈,韓文清看見葉修身後綁著紮實的蝴蝶結,還有胸前斗大的深藍色字體,XX主婦聯盟敬贈。

 

韓文清:「……」

 

「唉,老韓,怎麼沒反應,硬梆梆的,不好看嗎?」

 

葉修拉扯一翻身上的圍裙,左看右看就是看不出什麼問題,於是挑著眉一臉到底哪裡不好的表情詢問韓文清。

 

韓文清也以你問我好不好看的表情回看著葉修。

 

接收到電波的葉修煞有介事地點點頭。

 

韓文清又一次心累,他昧著良心對著XX主婦聯盟的字樣說:還不錯。

 

葉修嘖了一聲,只有還不錯啊?

 

韓文清問:你從哪裡找來這個東西?

 

葉修理直氣壯:你家廚房的櫃子裡,塑膠套包得好好全新地放在那裡生灰塵呢,我幫你多加利用利用。

 

於是韓文清想起來幾個禮拜前,他好像的確因為在超市買了超過金額,被送了一件可怕的桃紅色系圍裙,店員把贈品放進袋子裡還不顫抖著。

 

11

 

韓文清和葉修一人一邊面對面坐著,餐桌上是簡單的菜色。兩人各一碗的雞肉蓋飯,一大盤雞肉沙拉分著吃,還有一盤水煮青菜淋上醬油膏。

 

而火爐上一鍋味噌湯則是冒著白煙,熱騰騰的。

 

韓文清看了一眼菜色,先是一句沒想到你也挺會煮的,然後眉頭一皺,問:

 

「你愛吃雞?」

 

「沒呢,」葉修扒了口飯,「是你說要吃的。」

 

韓文清一頭霧水:???

 

接下來的十分鐘廚房裡很安靜,只有碗筷的碰撞聲。

 

韓文清夾了一把醬油青菜若無其事地問:「你這一年是怎麼回事?」

 

葉修起身給兩人各添一碗味噌湯也是雲淡風輕地回答:「其實真沒什麼,只是突然被叫回家處理點事情。」

 

韓文清咀嚼著雞肉,滑嫩滑嫩的火候是拿捏地恰到好處,他心裡默默地給葉修一個肯定,才想起這傢伙自從高中的時候就是在他住所隔壁一個人租屋。

 

他倆是就讀同一所高中,而兩人都從外地到這裡租屋,從此成為相好兼彼此的競爭對手。

 

「不過這一去也是練了點廚藝,還不錯吧!以後輪流煮。」

 

「……那怎麼不先說一聲?」韓文清瞪了葉修一眼,「家裡有事又不是什麼不可說的秘密,你留張字條跟我說也好,省的我擔心。」

 

「哦,老韓,你擔心我啊!」

 

「沒,我只是差點破了你家的門,還好沐澄及時趕到。」

 

葉修背脊一冷,額頭冒出幾珠冷汗,心裡大拜特拜蘇沐澄的即刻救援。

 

「呵呵。」

 

餐桌上又是一段沉默。

 

葉修嘴裡吃著,眼看飯要見底了,想來想去覺得這關卡還是要過的,BOSS只是難纏了點,倒沒有什麼事可以難倒君莫笑。

 

對對,葉修點頭,想著在網路上叱吒風雲的自己。

 

「老韓,是這樣的。」

 

喝了一口湯,葉修恍惚覺得自己是個說書人似的。

 

「你知道我特別討厭麻煩人。那天我也是很緊急的接到我弟的電話,說我家那兩老替我安排了個相親,帶著女孩兒說來就來,也不管我正在上班還是幹嘛,就用了方法要把我凹出公司外頭吃飯去……他們可霸道了呢,於是我一溜煙先跑去我弟那裡避難。」

 

葉修嘖嘖。

 

「可惜,這一切卻是我老弟和那兩老的陰謀啊,他們準備把我騙出國呢……總之後來我就去了,去國外打理生活起居順便幫幫忙,兼職幫傭又是生意人,反正我家兩老只說這樣他們比較放心,說我在外也挺多年了肯定很有經驗,也不管我的意願……」

 

韓文清聽著一臉你家難道都是奇葩的表情。

 

「後來我一忙,就沒想到要跟你聯絡了……唉,反正我倆也沒到幾日不見就如隔三秋的境界吧是不?都多大的人了呢……你一個人我挺放心。」

 

葉修再點點頭。

 

「也是。」韓文清瞇起眼,「反正我也不信你會餓死在路邊。」

 

「不過,後來沐澄有跟我說你回家辦事去了。」

 

葉修:握曹!原來早就被出賣了麼!

 

「呵呵,那你……」

 

「我是覺得不告而別挺可惡的,那天你還要煮晚餐。」

 

葉修:「……」

 

「那葉秋又是怎麼回事?」

 

聽聞此,葉修正氣凜然,端正肅坐,兩眼直視前方……也就是韓文清的眼睛。

 

韓文清看他如此認真,準備放下碗筷,誰知碗筷還在空中尚未著地之時,葉修先開口了:

 

「估計是因為……我是魔法少女吧。」

 

葉修回想小女孩唸得振振有詞的咒語。

 

韓文清停在半空中的手不知道是不是要往對面的人砸過去。





评论(2)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