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水間
Powered by LOFTER

[韓葉] Maybe for Happy Father's Day~

*不曉得這算生子麼...總之有兒子>.<
*本來要在88節那天放的~

*有點亂兒想寫什麼就寫什麼~寫著的時候想著蠟筆小新五歲哈哈哈






韓榮耀出生在一個幸福美滿的家庭。雖然他才五歲,但是他已經感受到他爹地和爸比滿滿的愛。

 

 

這事要從韓榮耀這個響亮亮的名字說起。根據沐澄姐姐的說法,爹地和爸比為了他的名字大戰了數十回合,不管是網遊裡、沙發上,還是床上……聽到這裡韓榮耀頭歪了一邊:

 

 

「沐澄阿姨,爹地和爸比比了什麼呀?」

 

 

蘇沐澄看韓榮耀一手拿著養樂多,另一手拿著奶黃包,嘴角沾滿碎屑和水光,好髒可是好萌,一股身為女人的使命感油然而生,她抽起手邊的衛生紙就替韓榮耀擦了嘴巴,笑呵呵地說:「呵呵,沒什麼,他們玩馬力歐賽車。」

 

 

蘇沐澄興致一來,說了很多爹地和爸比取名字的故事,韓榮耀聽得津津有味,每一則故事都像是在打仗一樣刺激。

 

 

蘇沐澄說,那時候啊,爹地和爸比為了該叫你韓榮耀呢,還是葉榮耀呢,吵了快三個月,一直到爸比月子做完了恢復體力了才決定的,真是費了好一大功夫!最後啊,他們決定用他們一生中最愛的東西給你當作名字唷!

 

 

韓榮耀雖然只有五歲,但他聰慧的天資偏偏要在敏銳的嗅覺那格中畫上一筆:「沐澄阿姨,爹地和爸比的品味好差,榮耀這個名字好難寫!」

 

 

韓榮耀覺得問題根本不是姓韓姓葉,根本就不該叫他榮耀啊!

 

 

韓榮耀煞有介事地喝了一口養樂多,憤恨不平地想著幼稚園裡坐他隔壁的阿玉就有好聽的名字,正想要繼續跟蘇沐澄抱怨,卻發現他美麗大方的沐澄阿姨不知何時雙手舉在他的耳邊。

 

 

本來該是一段美好的下午茶回憶,韓榮耀最後只記得沐澄阿姨,噢不對,是沐澄姐姐千交代萬交代說要叫她姐姐,不可以叫她阿姨,否則耳朵會被擰下來。

 

 

做成一道美味的涼拌炒豬耳。

 

 

韓榮耀在床上打了個冷顫,腦海裡依稀記得爸比跟他說過,生氣的女人最可怕了,比爹地那張錢包臉更可怕好幾十倍。

 

 

 

 

韓榮耀只有五歲,但他已經擁有一間自己的房間。房間裡有一張書桌、一張床、一個衣櫃和書櫃,還有一大箱玩具,擺設很簡單。韓榮耀時常在地板上玩得一蹋糊塗,玩具車散亂一地、樂高積木、恐龍玩偶,或是紙牌,偶爾還有幾本故事書,爸比看見這樣亂七八糟的景象總是無奈地說:韓榮耀,你這是打仗不成?然後就會蹲下來幫他收拾乾淨,最後問他:今天要聽什麼故事?

 

 

韓榮耀很幸福,因為爸比晚上都會到他的房間收拾玩具,唸床邊故事給他聽。那些經典童話啦,公主系列的故事他都已經聽過了,而且記得耳熟能詳。為什麼呢?那是因為他每天晚上都會聽個兩遍。

 

 

韓榮耀的爹地和爸比是兩個天差地遠的存在。爹地長得很兇,看起來更兇,但卻是個很細心體貼的男人,早上出門工作後,下班回來還會煮一頓美味的晚餐,卻從來不喊累;反觀爸比,總是一個慵懶沒睡醒的樣子,有時候一整天窩在電腦室裡,有時候會在沙發上睡得不省人事,不過真要做起事來,卻是非常認真,比如爹地會要他爸比去洗碗、去晾衣服、去唸故事陪陪榮耀……這些都是韓榮耀偷偷躲在爹地爸比的房門外偷聽的。

 

 

自從爹地要爸比唸故事書給他聽之後,爸比每天都會準時出現在他的房間裡。韓榮耀很喜歡爸比,因為他的爸比笑得很溫柔,還常常摸摸他的小腦袋瓜。唯一可惜的就是,爸比總是書唸到一半自己就先沉沉地睡去,徒留韓榮耀乾巴巴望著天花板還睡不著。

 

 

韓榮耀會花個十分鐘看著天花板,努力閉起眼睛讓自己睡著,卻總是失敗。後來,他改看爸比的睡臉,他的爸比的睫毛、有點長的劉海,和……爹地看著爸比時候溫柔的表情。

 

 

「噓……我把你爸比帶回房間睡。」

 

 

爹地總是在爸比睡著後十分鐘出現。爹地會先嘆一口氣,把爸比抱回房間內,再回來講一遍故事給韓榮耀聽。所以韓榮耀都是在爹地的口中得知故事的結局。

 

 

韓榮耀只有五歲,所以他都會在幼稚園跟其他小朋友炫耀,才從小朋友們羨慕的神情中,發現自己真的非常幸福。

 

 

不過,韓榮耀得意沒多久,就有一位叫做小花的小朋友嗆他是溫室裡的花朵。

 

 

「哼哼,韓榮耀你都幾歲了還要聽爸比講床邊故事,好幼稚喔!」小花在幼稚園的遊樂場中央指著韓榮耀的鼻子大喊,「我爹說那樣叫溫室裡的花朵!」

 

 

被女生圍住的韓榮耀聽了很不服氣,推開擋在他們之間的小女生,氣沖沖地把頭頂上前去:

 

 

「小花,你可以說我幼稚,但不可以說我爸比壞話!」

 

 

「我什麼時候說你爸比壞話了!」小花不甘示弱,頭頂頭,誰怕誰,用力的頂回去就是了。

 

 

「唔,你有!你說爸比不應該講故事給我聽!」韓榮耀伸手抓住小花的肩膀,以防又再被小花往後推下去,「還有,爸比說我是鐵錚錚的男子漢,不輸給爹地呀!」

 

 

「……韓榮耀!媽咪說你爸比的話聽聽就好,不可以相信!」小花見自己的攻勢被抵銷,依樣畫葫蘆地也搭上韓榮耀的肩膀。

 

 

「有種來跟我一決勝負啊!」小花氣得兩頰變成好吃的粉紅桃子。

 

 

「好呀!誰怕誰!」既然是鐵錚錚的男子漢,韓榮耀當然接下這封挑戰書。

 

 

「誰怕誰~烏龜怕鐵鎚~蟑螂怕拖鞋~」小朋友之中,阿玉戴著黃色小鴨帽在一旁拍手唱著歌。

 

 

至於結果,韓榮耀沒有辜負他爹們給予他的資質,不僅在課堂上手舉得比妙麗還快,遊樂場上比賽跑也略贏小花一秒,可說是贏得漂亮,讓小花哭著說下次還要再比一次。

 

 

「好好好,小花你別哭,下回再比一次。」韓榮耀看小花哭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淚,忍不住摸摸頭安撫他。

 

 

「嗚嗚嗚,你不可以反悔喔,打勾勾!」

 

 

「嗯,打勾勾!」

 

 

事情圓滿落幕。

 

 

韓榮耀完滿地保住男子漢這個稱號,當晚,韓榮耀回家向爹們炫耀,爸比因此笑得合不攏嘴,指著爹地要他晚上要加菜。韓榮耀心滿意足,他衝著爸比懷裡跑去,狠狠地抱著他,享受這一刻美好的時光。

 

 

久而久之,韓榮耀學會向爸比撒嬌。放課後,他就會在客廳裡一邊等爹地煮飯,一邊說說幼稚園裡發生的事向爸比邀功,一不小心就把爹地晾在一邊。

 

 

「榮耀啊,你偶爾也去向爹地撒嬌好不?不然你爹地會很寂寞,晚上都要找我哭哭。」

 

 

「葉修,不要亂說話,教壞小孩子呢你。」

 

 

韓榮耀看見爹地從廚房探出頭來,手裡還握著一把刀子。

 

 

「呵呵,老韓不害臊不害臊。」

 

 

「……我晚上做雞丁,要辣麼?」

 

 

「那就加辣吧!」

 

 

韓榮耀看爸比笑得很好看,想起成熟的阿玉跟他說過幸福的女人最美麗,忍不住就抱著爸比的脖子往他臉上親了一口,小孩子不太會拿捏親吻的力道,就在葉修的臉上響起水聲留下一攤口水。

 

 

韓榮耀很滿意自己的舉動,他覺得自己又往男子漢的那條路上靠近一步,於是等著葉修反應。

 

 

葉修被親兒子偷襲,愣了一下,他仿佛看見韓榮耀屁股上長出一條尾巴搖啊搖的,像隻忠心的小狗。

 

 

「兒子,你怎麼給爸比親親呢?」

 

 

「我最喜歡爸比了!爸比很漂亮!」韓榮耀撲進葉修懷裡,沒有發現自己的一句話讓美滿的夫夫間出現了裂痕。

 

 

「唔……老韓,看來你兒子挺喜歡我的啊。」葉修順著韓榮耀的一抱住他,小心翼翼地看韓文清有什麼反應。

 

 

「哼,你自己看著辦。」

 

 

果不其然,韓文清帥氣地丟了一句話後又回去做飯,葉修心想完了兒子你別搞死我啊!

 

 

 

 

韓榮耀……對,他只有五歲,但他貫徹了自己的意志,像是比起爹地,他更喜歡爸比撒嬌這件事。

 

 

「爸比,我今天英文課比小花多對了一題唷!」韓榮耀拉著葉修的衣襬,逼得葉修只能蹲下來讓韓榮耀抱抱得逞。

 

 

「爸比~我今天跑步又贏了小花一次!」韓榮耀拉著葉修的手大力地晃呀晃。

 

 

「爸~比~阿玉今天搶走我午餐的牛奶,可是我跟小花要到了一半~小花人好好唷!」

 

 

韓榮耀當起葉修的跟屁蟲,葉修哭笑不得,完全不知道今天那是什麼原因。然而,一切盡收眼底的韓文清很不是滋味,趁韓榮耀去洗澎澎的時候,在廚房逼問葉修。

 

 

「你兒子是怎麼回事?」

 

 

葉修被韓文清強壓在冰箱上,他正好要偷拿冰箱裡的布丁,卻被韓文清逮個正著。

 

 

「我怎麼知道,那也是你兒子!」

 

 

韓文清拿走葉修手裡的布丁,等會就要吃飯,不准吃點心,冰箱白板上的家規寫得清清楚楚。

 

 

「……老韓,你兒子就跟你一樣,做什麼事都太堅持原則,人生應該要放鬆……哇啊,等等,榮耀快洗好啦,節制點!」

 

 

只是,這事發生不下幾次,韓榮耀某次洗澡完正巧撞見,心底暗暗發誓要快快長大,才能保護爸比。

 

 

自以為調情沒被發現的韓文清和葉修,一如既往地在餐桌上裝沒事,韓榮耀全看在眼裡。

 

 

 

 

說到這裡,韓榮耀再次聲明,他堂堂男子漢,可雖然他是男子漢,但他也只有五歲,還是有罩門存在。

 

 

而那個罩門呢,韓榮耀不敢說,他怕說了就變成全天下的笑柄。

 

 

真要講起這罩門的始末,那就要提起爹地的同事新杰叔叔了。

 

 

那天的幼稚園放學,韓榮耀揹著綠色恐龍的背包,身上斜掛著一只藍色的透明水壺,踩著布鞋吧唧吧唧地往校門口跑去,隔著導護媽媽們架起的鐵桿子,韓榮耀東張西望卻找不到熟悉的面孔,小孩子一下子就怕了,平常他爹地來帶他回家時,爹地站的地方總是比較空曠,韓榮耀可以一眼看穿車水馬龍找到目標,而且爹地一向都很準時,不像爸比會一早就叮嚀韓榮耀:今天放課後半小時再出來,所以這下子可怎麼辦,韓榮耀找不到爹地呀!

 

 

韓榮耀抓起水壺逼自己鎮定,仰起頭咕嚕咕嚕地灌起水來,也把快要掉下來的淚水吞回去。男子漢不准哭~


「榮耀?」

 

 

韓榮耀放下水壺,濕潤的兩顆眼珠子看著眼前蹲下來和他齊身的男人,擤著滑下來的鼻水問他:你是誰?

 

 

「我是你爹的同事,叫張新杰。」

 

 

「心結叔叔……」

 

 

張新杰隱約覺得哪裡不對,但他習慣性地扶了眼鏡,跟韓榮耀說:「榮耀,你爹今天臨時有事,要很晚才回家,跟新杰叔叔一起回家好嗎?」

 

 

「那爸比……」

 

 

「你爹說,你爸比……也有事。總之,我會陪你等他們回家,好嗎?」

 

 

「好……」韓榮耀小小的氣音終於妥協。

 

 

一兩個小時過後,韓榮耀對於心結叔叔的認知,從一個戴眼鏡的叔叔,到飯煮的和爹地一樣好吃,變成但是會逼他乖乖念書的討厭叔叔。

 

 

韓榮耀哭喪著臉坐在客廳的小桌子,彩色塑料桌椅上擺著作業簿,心結叔叔正教他認識A到Z二十六個英文字母。韓榮耀小手抖呀抖地拿著不習慣的鉛筆,懷念平常都陪他玩碰碰車的爸比。

 

 

「榮耀,今天要把這些寫完。」

 

 

「嗚嗚嗚……」

 

 

「乖,你已經落後很多進度了喔。」張新杰無言地看聯絡簿上,幼稚園老師好幾行醒目的紅字叮嚀。

 

 

「嗚嗚嗚……」

 

 

「……把這些寫完。新杰叔叔去旁邊等你。」

 

 

張新杰看韓榮耀內心還在抗拒,心想這孩子可能要掙扎一翻才會寫好作業,決定趁這時候把前些天租的片子看完。下班之後總是要有些娛樂嘛。

 

 

於是張新杰把這裡當成自家似的,舒適地看了兩部環境災難片,看過網路上評論的他總是有些好奇片子裡再演些什麼,結果一看入迷,不小心忘記一旁寫作業的韓榮耀。

 

 

韓榮耀本來就沒在專心寫作業,又聽見電視機傳來陣陣巨響,好奇之餘就湊過去看了,不看還好,看了還真一發不可收拾,只見聲光效果十足的狂風暴雨肆虐地球,人們驚叫四處逃竄,韓榮耀傻了,被嚇得一愣一愣像個木偶呆在那裡,直到在他心裡留了一個小小的創疤之後,他才哭得驚天動地,不但引起張新杰的注意,從此,韓榮耀就特別害怕閃電打雷的下雨天。

 

 

 

 

這天,本是一個平凡無奇的夜晚,爸比照慣例被爹地抱回房間裡睡,韓榮耀聽完爹地的床邊故事卻……睡不太著。

 

 

他在床上翻來覆去,棉被被他拽過來拽過去,有種小孩子正生悶氣的態勢,忽然,窗簾外閃爍幾道光,伴隨著轟隆隆的巨響。

 

 

打雷了。

 

 

韓榮耀抓起棉被一角往臉上遮去,不安地看著窗簾,果不其然,又是幾道閃電招呼過來,窗簾料子不厚,韓榮耀在房裡看的一清二楚。就算沒有公式存在,好幾次閃電下來,雷聲是無可避免,閃電有幾下,打雷就有幾聲。

 

 

轟隆隆、轟隆隆,風雨欲來的警鈴不絕於耳。

 

 

此時,韓榮耀已經把自己窩在棉被裡了。夏天的涼被太薄,幾乎起不了什麼作用。韓榮耀在心裡不斷默念著我是男子漢,告訴自己沒什麼好怕的,撐過去就是你的。

 

 

然而,天空不作美,這老天似乎不打算放過韓榮耀五歲的小心靈,硬是給他一項全能大考驗。只聽窗外雷聲不斷,過沒幾分鐘開始下起傾盆大雨,嘩啦啦的像是要洗淨地面上所有不潔似的,就連爹地和爸比在刷洗車子的時候都沒有這麼用力。

 

 

韓榮耀突然覺得委屈,想到自己才五歲,幼稚園的朋友小花卻還可以和他雙親一起睡覺,真好!

 

 

轉念一想,哎呀,雖然是男子漢,但是他才五歲,所以可以被原諒的。

 

 

韓榮耀拖著另一條小毛毯,走出了房間。

 

 

 

 

葉修正睡得香甜,感覺手臂被人抓著搖了幾下,嗯嗯幾聲睜開眼睛,除了聽見窗外的雷雨,眼前還有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

 

 

「哎,這不是榮耀麼,怎麼啦?」

 

 

韓榮耀聽見爸比親切的呼喚,自覺找到救星,囁嚅地說:「爸比,我睡不著……」

 

 

至於他害怕雷雨這件事,韓榮耀要把他蠻在心底深處,不能讓爸比見笑。

 

 

「哦,是嗎……」葉修打了個哈欠,今天晚上很累,他很想睡,索性就往後方擠一擠,拉開被子讓出一點空位,「那就一起睡吧。」

 

 

韓榮耀見獵心喜,什麼雷啊雨的全拋向腦後,自從爹地要訓練他獨立之後,他就沒有再跟爸比一起睡了。

 

 

韓榮耀爬上床,鑽進葉修懷裡,葉修也攬著韓榮耀小小的身軀,帶著濃濃的睡意安撫幾下,就要倒回夢鄉。然而韓榮耀很機靈,他發現爸比好像沒穿衣服,劈頭就說:「爸比,沒穿衣就睡覺很容易感冒的呀。」

 

 

「嗯?」

 

 

結果掀開被子的是睡在另一邊的韓文清。

 

 

韓榮耀從縫隙中看爹地起身去衣櫃拿的一套寬鬆的衣服,面色可怕的掀開爸比身上的被子,低聲跟自己說:榮耀,你先轉過去。

 

 

韓榮耀看著爹地兇巴巴的表情(其實他只是很睏),乖乖地轉過去還閉上眼睛。耳邊傳來窸窣的聲響還有一段對話,但韓榮耀不敢轉過去偷看。

 

 

「葉修,起來,把衣服穿上。」

 

 

「嗯……」

 

 

「手穿過去。」

 

 

「嗯嗯……」

 

 

「喂,不是那裡……這邊……還有褲子套一下。」

 

 

「……」

 

 

「……屁股抬起來。」

 

 

 

 

「好了。」

 

 

直到韓榮耀感覺床深深地往下陷,他才敢轉過去抱著爸比,卻發現爸比身上多了一隻手,看那青筋略浮的大手掌,不用想也知道是爹地的。

 

 

韓榮耀有種被搶先一步的感覺,小腦袋瓜有些忿忿不平,正賭氣呢,努力地就把

自己的小手鑽過爹地的障礙。

 

 

韓文清也很想睡,他手一伸,安撫似地輕拍著韓榮耀的身軀,大手越過葉修扶著韓榮耀。

 

 

韓榮耀被這規律的節奏安撫著,現在早就超過小孩子該上床睡覺的時間拉,眼皮重重的,沒多久就甜甜地睡去了。

 

 

 

 

 

 

十年後的父親節。

 

 

 

 

餐桌上擺了一桌佳餚,柴魚片花椰菜、醬油煎魚、胡椒毛豆、烤雞和蘿蔔排骨湯。葉修替每個人添了碗白飯,擺好筷子,叫房間裡的韓榮耀出來吃飯。

 

 

韓文清還在廚房裡切著滷蛋滷豆干。

 

 

韓榮耀鬼鬼祟祟地走出來,兩隻手擺在背後,葉修看了一眼就問:

 

 

「榮耀啊,做什麼呢?」

 

 

韓榮耀把食指放在嘴前,要葉修小聲一點。

 

 

葉修覺得莫名其妙。

 

 

韓榮耀朝廚房忘了一眼,確定韓文清還在切菜,速速坐在餐桌前,把一張卡片遞給正偷吃菜的葉修。

 

 

「爸,父親節快樂。」

 

 

葉修菜夾在半空中,愣了一會,笑瞇瞇地收下那張粉紅色的卡片。

 

 

「謝謝啊!」

 

 

「爸,不要讓爹看見喔!」

 

 

韓榮耀很認真地對葉修說,他知道他爸總是瞞不過爹的眼睛,若說他的罩門是雷雨(當然現在他絕對不會承認這件事),那他爸的罩門十之八九就是他爹。

 

 

葉修看著兒子認真嚴肅的臉龐,心想跟韓文清還有幾分神似,他想從中看出一點端倪,但還是看不出他兒子到底在搞什麼花樣。

 

 

「好好好,搞這麼神秘嘛……」

 

 

「絕對不能讓爹看見啊!」韓榮耀終究是不太放心。

 

 

 

 

當晚的餐桌上還是一片和樂融融,韓榮耀畢竟還是長大了很懂事。他不但對著兩位父親說了父親節快樂,還附贈了彆扭的抱抱和卡片。

 

 

葉修笑呵呵地接過韓文清夾給他的雞肉,韓文清也笑著收下韓榮耀那張寫著爹爹您辛苦了的小紙卡。

 

 

葉修很識相的沒問韓榮耀這兩組卡片究竟有什麼差別,就讓晚飯在過節的氣氛中結束。

 

 

 

 

直到晚上,葉修看完卡片之後,就忍不住一直偷笑,心情很好地把筆電帶到床上去玩。

 

 

韓文清剛洗好澡,頭髮都還沒乾,見葉修校的古怪就問他你笑什麼。

 

 

葉修想想這也沒什麼,把那張粉紅色的卡片丟給韓文清,懶洋洋地搭上韓文清略帶溼氣的身上,笑嘻嘻地看著他說:

 

 

 

 

「老韓,你兒子跟你真像啊!」


评论(2)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