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水間
Powered by LOFTER

[韓葉] 詭故事 其一 兩顆頭 3

*真正的鬼故事在上一篇就結束啦,接下來就......呵呵 
*某種程度上我好像是要寫傻白甜>.<(?
*長文節奏抓不好呀,沒有文筆lol,OOC有




 

資工系系館一一零號階梯教室裡鬧哄哄一片,三五成群的大學生們人手一碗綠豆湯,互相打罵嬉鬧,或者八卦活動中止的原因。當然,也有少數人趴在桌上進入彌留狀態,上了一整天的課,晚上還有額外的夜間活動,對需要非常充足睡眠的大學生來說,無疑是一項大考驗,就好比要把一窩宅男拖去操場上測體適能那樣的艱困,而葉修就屬這少數人之一。

 

葉修一進舒服的冷氣教室就走到後面角落的位子坐好、趴下、攤死在桌上,方才在湖邊吹風,也許是著涼了,他覺得後腦杓隱隱作痛,還有點暈眩,果斷放棄那碗綠豆湯的所有權,只想休息,恍恍惚惚地進入夢鄉。

 

但是把耳朵打開聽八卦是人的天性。葉修自覺已經睡著了,耳邊的說話聲卻清楚地傳入腦中。

 

「說起來,到底是發生什麼事啦?」楚雲秀捧著物資組提供的綠豆湯,冰冰涼涼入口,「清爽脆!」

 

「這是後們巷子裡的阿婆湯,老林真心推薦。」物資組的方銳拉開溼透後背的上衣,甩一甩想快速乾衣。活動中止後,他就隨原本分配的工作趕去搬貨,沒累到他倒是熱死他了。

 

「今晚沒事的就你那組和我們這組,所以我也不清楚。」冷氣附帶除濕效果讓衣服乾的很快,方銳很快就放下他的衣襬。

 

「哦,我知道呀,因為紅線掉太多了。」蘇沐澄拿著一碗綠豆湯加入話題,「那個嘛,紅線掉一次就是擋掉一次,以往頂多就掉一兩條,但剛剛沒過多久就掉了六條,和時間不成比例,這數字不尋常呢。」說完,資工系系花之一不計形象地舀了一大匙綠豆放進嘴裡嚼。

 

「確實,挺令人興奮的。」資工系系花之二若無其事地把湯喝完。

 

「最毒婦人心吶。」坐在後排,默默吃著消夜的魏琛忍不住打岔。

 

「啊,文州學長他們回來了。」

 

 

由於事發突然,執行組和活動組趁著大家休息的時候去隔壁的教室開會,期間他們曾三番兩次地來找當事人問細節,想必是為了釐清事態並做出決策。

 

「一帆學弟呀,把老葉叫醒吧。」

 

喬一帆剛好坐在葉修旁邊的位子,他搖了葉修幾下,後者才緩緩從桌面爬起,還打了個大呵欠。

 

「哦,要辦正事啦。」葉修抹去眼角的生理淚水,伸了懶腰,瞇著眼看講台上黃少天用白色粉筆區分各組座位,確定自己不需要移動屁股之後,原本放在桌上的雙手交疊成一個舒服的姿勢,一副要趴回桌面的樣子。

 

可惜他沒有如意。

 

「起來。」

 

葉修後領被人提起,逼得他挺直腰桿貼好椅背,脖子以上沒有椅背當作靠山就軟軟地倚在那人的肚子。

 

「唉,是老韓啊。」這硬硬的觸感。

 

「要開會了,專心。」

 

韓文清坐在葉修前排的位子,旁邊是楚雲秀和黃少天。

 

蘇沐澄隔著喬一帆給葉修遞礦泉水,小聲地告訴他綠豆湯被她吃了,要他喝水醒腦。

 

葉修接過水也沒喝,但腦子已經比剛才輕鬆多了,暈眩感消失的無影無蹤。

 

「好了,保險起見,我們剛剛先暫停了活動。」執行長喻文州一手握著麥克風,另一手拿著一疊資料。

 

「我們執行組和活動組討論之後,發現只有孫哲平的第三關和韓文清的第五關沒有人掉紅線,而王杰西的第六關情況最糟,高英杰因為身體不適已經先回房休息,明天會有人帶他去收驚。」喻文州停頓,看著眼前空窗不少的座位,「其他被影響的人都還在廁所拉肚子。」

 

「所以,幾乎不用懷疑,今天是真的碰到了不乾淨的東西。」

 

葉修看著韓文清的後腦勺講了一句這隻鬼是不是因為吃壞肚子而死的,喬一帆從側面驚恐地看見韓文清的臉色暗了一個色階,只是葉修的角度剛好看不見。

 

「因為今天狀況太多了,目前決定延期補驗的時間……少天,這樣來的及嗎?」

 

黃少天迅速翻出行事曆,藍色原子筆在上頭比畫幾下,說:「可以是可以,不過這樣會有點趕,今天能先檢討部分嗎?」

 

營期距離學期末才兩個星期,而時間表早規畫好了,營期前幾乎是行程爆滿的狀態,現在硬要多塞一個活動,讓負責人挺有壓力的。黃少天的機會主義要他抓緊寶貴的時間。

 

「那好,現在有意見請說。」

 

結果,黃少天深刻體會那句網路上的至理名言,什麼叫不作死就不會死。

 

此起彼落的叫罵聲如連番似的砲火攻擊,然而目標就只有一點。

 

 

「那宛如長舌婦般的故事情節是怎樣啊!」

「操,故事太長啦,還沒水喝!」

「你以為人人都跟是話澇麼!」

 

 

 

 

經過一番折騰,檢討會終於結束,大家各自散會。

 

葉修跟韓文清打聲招呼之後,就跟著室友回宿舍。他的頭又開始疼了起來,於是決定洗洗睡了,剩下三人繼續挑燈夜戰。

 

葉修爬上床舖,鉛塊般沉重的腦袋讓他連躺都躺不好,就栽進枕頭睡得不省人事。身體很重,像被綁了一塊巨石丟進海裡,直直落入幽暗的海底,周圍安靜的不可思議。

 

葉修睜開眼時,房間裡已經陷入完全的黑暗,沒有人工光線,他摸索放在床邊的手機,想知道現在幾點,結果撲空,睡前忘記拿上來了。

 

他感覺有點熱,把手背放上額頭想測量溫度,才發現自己流了一身冷汗,被汗水潤濕的瀏海成塊的黏在額前,很不舒服。

 

「不是吧……」葉修無言地想著早八那堂期末,他可以放棄期末考嗎?

 

但一想到那是堂必修課,難得全系都會乖乖出席,老韓惡鬼般的黑臉就浮現在眼前,他還年紀很輕,不想太早落入地獄。

 

葉修重複睜眼又閉眼的動作,昏昏沉沉好像睡了一陣子又沒有,不知道這樣醒醒睡睡算不算失眠的折騰,也不知道過了多久,當他第三次醒來的時候,便感覺有道視線來自腳邊的黑影。

 

葉修想要坐起來確定自己有沒有眼花,卻發現自己動彈不得。他驀地腦袋清醒。

 

他掙扎著要移動手臂,手臂卻不聽使喚,他嘗試要起身,然只有視線在晃動。無奈之餘,葉修放棄,他閉上眼睛緩緩混亂的氣息,就像有人替他解開被點到的穴位,突然可以動了。

 

葉修轉頭望向銜接樓梯的床邊,看見一顆長髮的頭顱面對他展露微笑。

 

喀喀喀。

 

 

鮮紅的唇齒間發出銀鈴般的輕笑。

 

 

 

 

隔天一早,葉修發了高燒。發現的人是正準備叫醒他的喬一帆。

 

「葉修學長,該去考試了……學長?」喬一帆踩在鋼製樓梯的最底層,眼前的葉修臉色不太好看,跟以往因為晚上吃太多宵夜而肚子痛的樣子差不多。

 

「他怎樣?」床底下,方銳正收拾書本鉛筆盒。

 

「……呃,想拉肚子?」

 

「沒有的事。」葉修斜睨著喬一帆,後者唔啊一聲從床邊跌了下去。

 

「只是不太舒服……」葉修起身,但立馬倒了回去,埋在枕頭裡嗚咽地說:「哥……必須翹課。」

 

「不能,老葉,起床!」方銳有任務在身,必須確保葉修的出勤紀錄不能再被加畫一筆。

 

「……為什麼。」

 

「今天期末考,你該不會忘記了吧。」

 

「……沒有,但沒過,哥的學分也足夠。」

 

「老葉,你的志氣志氣呢!」

 

「……比起志氣,識時務者為俊傑。」

 

「我操,你是怎麼回事,當真不舒服?」

 

「……從現在開始,哥的志向就是好好睡一覺,安然度過學期末。」葉修抓起被他踢到床底的棉被,一把矇到頭頂。

 

「你!」方銳說不過他,向魏琛使了個眼色。

 

即便魏琛嘴裡含了一支牙刷,白沫在嘴邊圍成一圈鬍子,他還是迅速地拿起手機狂按。

 

三秒鐘後,滴滴兩下,傳來令人安心的簡訊聲。

 

魏琛向方銳比了個讚,然後快速地走進浴室洗漱,兩分鐘內就打理好跟著方銳和喬一帆出發。

 

臨走之前,方銳好心地告訴葉修:你好自為之吧!

 

 

 

 

「要好自為之什麼東西?」

 

 

 

 

十分鐘後,葉修被人捏著耳朵叫醒。二十分鐘內,他安安穩穩地坐在教室裡應考,礙於某人黑到不行的臉色,他不能去教訓後面兩位偷笑的室友。

 

 

 

 

「要死了。」

 

「還不是因為你沒把早餐吃完。」韓文清站在葉修的位子旁,低頭看這人軟軟地黏在桌面,看他還要賴多久。

 

「吃飽了沒辦法思考。」

 

「說那麼多,早跟你說考試週休想賴皮。」

 

說也奇怪,自從葉修被韓文清挖起床後,他發熱的腦袋明顯舒緩許多,估計體溫計都降了一度,使他可以保持和平常一樣的舉止,不會露餡。

 

葉修沒有要刻意隱瞞身體不適這件事,只是覺得能不用找別人麻煩就最好不要,而且韓文清一開始囉嗦,可是比蘇沐澄還難纏好幾百倍,絕對能夠順利擠進世紀經典老媽子前十名。

 

「吃飯嗎?」

 

「不餓。」

 

「……好吧,我讓方銳替你買點東西,肚子餓就吃。」韓文清熟練地傳了封簡訊,「下午活動組要開會,我晚上再去找你。」

 

葉修手一擺,表示他知道了,然後在心裡替自己哀悼:韓文清,你究竟安插了多少眼線?

 

 

 

 

韓文清走後,葉修哪也沒去,直奔宿舍睡覺去。

 

他撐起的精神力還是不支倒地,再怎麼說,要一個發燒的人去解那幾乎是另一個世界語言的考試,只會讓原本運行的硬體呈現過熱狀態,葉修悶悶地覺得情況好像比早上更糟,但寢室人去樓空,大部分人正在食堂裡大肆慶祝終於從苦海中解脫,沒有人在。

 

他爬上床睡覺,發現枕頭上有一撮長髮,可惜來不及思考就昏睡過去。

 

 

 

 

葉修覺得自己在海上載浮載沉,像一塊木板隨波逐流。

 

一個女聲在他耳邊響起。

 

喀喀。

 

儘管身體很沉,葉修還是強打精神:「誰?」

 

喀喀。

 

顯然對方沒有要回答他的意思。

 

「你要做什麼……」

 

喀喀。

 

喀喀。

 

我呢……

 

葉修的身體一下子懸空在黑暗中,他聽到很吵的聲音,好幾個男聲,他好像認得這些是誰的聲音。

 

我呢……

 

女聲雖然輕輕柔柔的,卻是盤據他腦海裡最大的聲音。

 

 

 

 

我呢……想要你陪我玩呀!

 

 

 

 

「喂,老葉,既然醒了就下來吃點東西。」

 

方銳招呼頂上翻滾的碰撞聲:「快下來吃晚餐,讓我好交代。」

 

葉修還沒完全清醒,胡亂摸著自己扁平的肚子,啪啪啪地拍打幾下,聽見它嘰哩咕嚕的叫起來還有那空洞的回聲,確定自己從中午到現在都沒進食,已經餓的前腹貼後背。他扶著冰涼的鋼製樓梯下來,冷熱平衡的自然現象讓他很不舒服,也許說是冰火交融比較貼切。

 

「拿去。」方銳見葉修下來是下來了,但整個人都黏在樓梯上,隨手把晚餐丟給他,繼續和其他人剛剛的話題。

 

「我就說那關超無聊啊,我們一組四個人分別進去都三兩下就出來了,實在不怎麼恐怖。」

 

「那關唯一可取之處就是張佳樂女鬼的扮相挺不錯的。」

 

「黃少天,這個不需要筆記。」楚雲秀無言看著黃少天手裡寫滿文字的筆記本,思考話澇完全實體化成文字的可行性。

 

「秀秀,我就說我妝化的挺好的吧。」

 

「所以失敗的地方是那個假頭嗎?」黃少天轉著筆思考,「嗯……放一個假頭,還是太單薄了是吧……」

 

「不然去假髮店呢?髮質會不會比塑膠更真……」

 

葉修聽著這段話,總覺得哪裡不太對勁,腦子鈍了就是不好使。蘇沐澄在一旁喝著柳橙汁,看葉修動也不動,開口問他:「你怎麼啦?」

 

葉修被這一聲刺激,很快地回想昨天的狀況,哎呀一聲,忍住頭暈引起的嘔吐感說:「……那裏不是擺了兩個頭嗎?」

 

 

結果熱鬧的寢室一下子鴉雀無聲。

 

 

 

蘇沐澄好一會兒才開口:「……我們只放了一個喔?」

 

葉修心想我去,聽見門把被轉開之際,一個不是自己的聲音問了大夥兒是這樣嗎,然後他眼前一黑,就倒了下去。

 




*迫不及待想提個主旨:老韓護身符\鎮煞/~

评论(1)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