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水間
Powered by LOFTER

[韓葉] 詭故事 其一 兩顆頭 1

*估計OOC不少
*想應景,但其實我很怕,所以應該是一點也不可怕的故事
*除了韓葉,其餘都不是CP的範疇><
*最近看文多,多多少少被影響文風希望無雷






學期最末一周通常是水深火熱的考驗,是教授們對於不肖學子最佳的反擊時機,儘管教學再辛苦,看著一個個鬆散邋榻的大學生為了那一兩個關係他們重大人生的學分而奮鬥努力,眼角還是泛淚覺得自己教學有成,上天不負苦心人。

 

殊不知這一切只是徒有其表。他們看見的只是把握著上下課前後十分鐘,把剩下時間精力都投入營隊裡的不肖分子。

 

「郭教授,可以問你問題嗎?」喬一帆捧著厚重的原文書,翻開滿載密密麻麻如小蝌蚪般文字的那一面,怯生生地說。

 

「當然好啊,孩子別怕,有問題盡管提問,教授高興都來不及了,不會吃掉你的。」郭教授自以為慈眉善目地笑著,努力把眼睛彎成新月,深怕要漏掉這一位碩果僅存又勤奮用功的好學生,這個班級裡已經有太多令他頭痛的問題人物了。

 

喬一帆見教授因為努力擠出笑容而稍微變形的臉頰,心虛地抓起標記好的紅籤,把頁數往後翻,先問了一個他昨夜挑燈夜戰煩惱不已的問題,兩眼發直地盯著教授在白板上又來來回回地寫了好幾段英文符號。

 

「這樣,懂了嗎?」郭教授覺得口有點渴,遇見好學生讓他重拾教學信心差點忘了人生存的基本需求,口沫噴了一地才想起來要補充水分。

 

「懂了!」喬一帆不能放過這個機會,趕緊要轉換話題。

 

「那,還有問題嗎?」

 

「有。」喬一帆高舉右手。

 

接著,他才深吸一口氣,緩頰發冷的背後盯著的數來道視線,鼓起勇氣要彌補因他而浪費的十來分鐘。

 

 

「教授,請問考試的範圍是第幾頁和第幾段?」

 

 

教室前的講台邊傳來玻璃心碎了一地的聲音。

 

 

 

 

 

「一帆,下次問問題要抓重點。」

 

走廊上兩個大學生快步行走,高的那位語重心長地像是在對學弟說教,矮的那位拿著課本半遮掩他微紅的臉色,對學長的諄諄教誨直點頭說是。

 

「葉修學長,我下次不會犯了。」喬一帆想起方才芒刺在背的視線,決定下次再有這樣不合理的要求,他就要翹課。

 

「很好,你知道的,我們時間寶貴。」

 

還有盡量不要再和學長們一起修課。

 

那位名叫葉修的學長在疾行中,一派悠閒懶散地從口袋中掏出一包菸盒,擺了一支在嘴邊。

 

「那個,葉修學長……」

 

「噓,別說。」

 

「不是……」喬一帆很為難,葉修是他尊敬的前輩,打從他入系以來就一直很照顧他,現在更晉升成室友的關係,所以他陷入該不該背叛恩人兼友人的困難抉擇裡,「……但這樣韓文清學長會生氣。」顯然天秤是歪了一邊。

 

「哎,一帆,哥有虧待過你嗎?」葉修想起昨天夜裡加菜的鹽酥雞,有四分之三的百頁豆腐都送進了喬一帆的碗裡。

 

「沒有,學長。」喬一帆思考速度慢了葉修一截,「但鹽酥雞是你讓我去買的,你說百頁豆腐是跑腿費。」

 

「那今天的雞塊都給你。」

 

「葉修學長,你今天不能再吃鹽酥雞。韓文清學長說一個禮拜最多就吃一次。」

 

聽到關鍵字,葉修停下腳步,夕陽燦爛地在他臉上打上蘋果光,但主角卻像憂鬱男子般地緊蹙眉頭。

 

「一帆,老韓還和你說了什麼?」

 

喬一帆心裡大驚,他不小心失守一項合約的保密協定,思緒飄回幾天前韓文清特地避開葉修找他約談的那個下課十分鐘,也許是背光的關係,韓文清的臉色特別嚇人。

 

「沒有,學長,你別想太多。」喬一帆牽扯一個尷尬的笑容,心裡的過意不去讓他再多了一句話補充:「……但是我更怕韓文清學長。」

 

葉修嘆了口氣,摸摸喬一帆的頭,眼神仿佛無奈傾訴自己的自由權已經木已成舟:「好吧,你不用說,我抽的是涼菸糖,其他的早就被老韓給沒收啦!」

 

 

「可惡的魔鬼!」

 

 

 

 

當葉修和喬一帆吃飽飯回到宿舍時,也不過在六點半。艷紅的太陽才剛被稀疏的雲朵遮蔽,隱隱約約地透露著紅光,但已經沒有上午那般難受的高溫,隨著夜晚即將光臨,反倒吹起陣陣涼爽的微風。

 

所以剛旋開門把,映入眼簾的即是一幅畫似的窗框,搭配隨風起舞的紗簾。宿舍床位在窗邊的葉修忍不住抱怨。

 

「操,誰開窗的,哥要鞭數十區之別院。」要知道他可是長期忍受突襲的小蟲子,還沒錢掛蚊帳。他不是大便。

 

「你說誰是癩蛤蟆?!」方銳滑開自己準備的那張滾輪椅,柔軟的皮墊舒適好坐,完全是學校提供的那張塑膠爛椅無可比擬,他端著外帶的鍋燒意麵,邊吃麵邊瞪著葉修,手還不時的空出來替膝蓋抓癢。

 

「老魏,是你吧。」葉修看方銳身受其害,矛頭轉向位子離窗靠門邊的魏琛,後者掛著全罩式耳機,沉浸在自己的對話框內。

 

葉修看了一眼對方大頭,一個眼圓臉小擦著鮮紅唇膏的妹子,當機立斷先拔了他的插頭。

 

「我操,誰啊!」魏琛摔下耳機,一隻腳踩在塑膠椅上,和葉修怒目相視,鼻孔出氣。

 

葉修冷不防先送他一根中指:「去你的蚊帳!」

 

同時間方銳挪動了屁股,滑近窗邊,把紗窗關上,爭執的引爆點瞬間消失,沒有吵架的理由。

 

「我的小圓妹子!」魏琛大叫。

 

「死心吧,老魏,她是經濟系的活動長,只是要來跟你借睡袋。」葉修說。

 

「難怪我今天看到她來找學長。」喬一帆適時提出證據。

 

「對,但我已經跟她說物理系要的數量更大,我就不做她的小本生意了。」

 

「物理系的活動長是誰?」

 

「男的。」

 

魏琛把電腦的電源線差回去,幾分鐘後點開榮耀開了語音:「弟兄們,來搶本啦。」

 

方銳迅速吃完了晚餐,重新啟動電腦,搓手準備要加入戰局,而葉修也以他一貫慵懶的態度走到自己的位子開啟遊戲,在課堂上和夕陽下死去的眼神恢復了活力,要好好地擔綱他興欣隊伍的靈魂人物。

 

處在門邊的喬一帆看著寢室一派和諧的場景,不知道該不該出聲提醒學長們現在正是期末考週,而他在兩個小時前才剛從教授口中問出商業機密……但還有一件更重要的事,他不能負全系所託,尤其是執行長喻文州親口交與他的任務:

 

「學長,喻文州學長說七點半要集合,今天要驗收夜教(夜間教育活動,簡而言之是扮鬼嚇人)的準備成果。」

 

 

然後,七樓角落浴室邊的七零三寢傳出此起彼落的叫罵聲。

 

 

 

 

「你們遲到了。」

 

七點半,今晚不是初一十五,沒有美麗的月色,天空黑麻麻一片看不見那一圈溫暖的黃光,連郊外才看得見的星星都不見蹤影,名副其實的黑夜。

 

一個烏漆抹黑又適逢期末的夜晚,學校後方的教學建築群前的空地聚集了一夥人,一概穿著黑色T恤搭配長褲,人群中擺著一張桌子,供俸數樣水果乾糧和一包線香。這裡地處學校最偏僻的角落,行政處長料想這裡少了白天勤奮的學生就少有人跡,也就吝於多設置幾盞路燈節省經費,導致光線不足,而變成學校營隊熱門的夜教地點。

 

不過執行夜教的活動組為了必要的儀式,還是乖乖地借了三盞地燈,圍繞著桌子擺成三角形照亮人群。地燈光線極亮,把人臉輪廓的陰影打得很深,人人看起來像隻鬼。

 

以上最後一句是葉修不痛不癢地接受喻文州的指責後,在心裡定下的感想。

 

葉修看了一眼在供桌旁邊使用著筆記型電腦的黃少天,方銳在他身後說了一句公道話:

 

「還不是因為夜雨聲煩跑來攪局!」

 

「哇啊啊啊,太陰險了興欣,居然先聲奪人!」

 

「少天。」

 

「呃,對不起。」黃少天蹲下與桌子齊平,滑鼠點了幾下把榮耀關掉,繼續弄他的活動音效。

 

喻文州先雙手拍了兩下,成功拉回吵雜群眾的注意力,大家看著他也看著供桌,喻文州清了清喉嚨,說:「先不管鮮花素果,張家樂忘記去家樂福買家庭號,所以先用小七的充數……反正是儀式性的東西,驗收結束還有另外的宵夜可以吃。」

 

大夥把視線移回執行長喻文州身上。遠處布置場地的張家樂打了個噴嚏,孫哲平好心的要他不要著涼。張家樂說夏天要著涼個屁。

 

「我是執行長喻文州,相信大家都知道。今天是夜教的第一次驗收,雖然不得已定在期末考週,但下午喬一帆學弟已經幫大家問出明天的考題了,希望大家能夠認真參與活動。」喻文州停頓,給予喬一帆一個肯定的眼神。

 

「夜教有其一定的危險性,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所有該做的儀式還是要做。少天,你先把線香傳下去,一人一枝。」

 

「稍後,我會帶大家祭拜,你們什麼都不用做,跟著我做就行了。拜完之後,我會把主持交給活動負責人。」

 

喻文州說完,天色似乎在呼應他的話一樣,風吹過路樹張牙舞爪地沙沙作響,然一群人聚集在一起鬧哄哄的,沒有人特別在意。大夥兒跟著喻文州拜了四方,目的是公告土地的主人他們即在此辦活動,希望他們不會介意因此被打擾,還有安定心神的作用。

 

拜完後,黃少天一一把線香回收,安插在附近的土堆理,好看顧香火,接著就換他站在前方。

 

「好啦,各位,我是夜教活動負責人,活動組的黃少天。先是謝謝大家在期末的荼毒中抽空過來驗收我們準備的成果,目前我們活動組員和其他支援的人已經在各關卡布置好場地了,呃,受限於夜教該有的氛圍,我不能講得太歡樂,所以請大家擔待啊。還有關卡真的很恐怖。」

 

葉修就站在黃少天的面前,所謂的第一排,故意翻了個大白眼給他看,他掩嘴小聲地對隔壁的喬一帆說:「別聽他的,他只是找機會嚇嚇你們。」

 

「葉修,你就小心別踢到鐵板。」

 

「呵。」

 

「……好,現在我傳下去紅線,請大家綁在手上,切記要綁緊啊。」

 

「等一下我們會分組進行,總共有八個關卡,所以分成八組。每一組要按照紙上規劃的路線進行,才不會卡關。」

 

「別跟夜雨聲煩一樣,明明在忙還硬要跟我們搶BOSS。」

 

「君莫笑,活動結束之後來PK啊!」

 

「不要,明天期末考。」

 

黃少天瞪了他一眼,繼續解釋:「嗯……照理講,按路線走是不會出錯的。請大家活動中小心謹慎,有問題就打我手機,或是隊長的手機,我們在這邊坐鎮會趕過去幫你們。」

 

「總之,活動小心。」喻文州替他做結,接著一大夥人分組依序進行,陸陸續續地走進燈光被埋沒的道路。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