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水間
Powered by LOFTER

[韓葉] 紫外線超標也還不及情侶讓人眼瞎

*看多了肉,替自己寫個小清新舒緩(並沒有

*懷疑自己是不是想看葉修吃鱉,呵呵

 

 

 

 

 

葉修恍恍惚惚地看著眼前的藍天白雲大豔陽,完全不知道自己幹什麼會在這裡。

 

氣象局明明就警告世人明天又是個紫外線超標的日子,美好的夏季妥妥地上飆到了快四十度。葉修不懂興欣網吧裡的大夥們究竟是腦子燒壞還是存心整他,硬是拖他來到海邊,說要慶功他不可以缺席。

 

慶什麼功?葉修出發前問了蘇沐澄,打定主意這妹子沒給他合理的解釋他就要罷工。

 

哎?當然是終於把你嫁給韓隊了呀!蘇沐澄兩眼眨地無辜,說的理所當然,笑容可掬。還有,這趟他請的,不去白不去。也沒讓葉修有足夠的時間消化資訊,蘇沐澄先吆喝興欣的男丁把葉修拖進車裡去。

 

然後,葉修就到了海邊。

 

當然,這是他最後的防衛底線,葉修緊緊挨在陽傘裡,說什麼也不肯離開這塊方圓不到一尺的桃園仙境,休想他跑到毒辣的艷陽底下玩水。

 

蘇沐澄意味深遠地看了葉修一眼,也沒再多說什麼,但留給葉修一個不懷好意的笑容。她喊著果果和唐柔,一群人塗好一層厚厚的防曬乳蹦蹦跳跳地戲水去了,包子先拖著羅輯陪他去旁邊的攤位買了香噴噴的烤香腸,再和其他男士們充當護花使者,一同玩水去。

 

葉修心裡念著,去吧去吧,哥想清閒的睡個懶覺,慵懶地以四十五度角靠躺在租來的躺椅上,他從蘇沐澄的包包裡翻出一包自己偷塞進去的煙,嘴裡叼了一根點著火,正抽了一口氣,卻不知道突然被誰給拿走。葉修嘴裡空空,把墨鏡往上一擺,喊著:誰啊,敢拿走哥的菸?

 

接著,葉修傻了。

 

「我。」韓文清不冷不熱地說,挑眉帶著高傲的微笑,言下之意不說也明白:天底下會拿走你菸的也只能是我。

 

葉修冒了冷汗,當他決定和韓文清交往的時候,自己糊里糊塗地簽了賣身契,好好一張DoubleA的高級A4紙上只有一句話,就是不准抽菸。人在熱戀期的時候都做了許多傻事,葉修之後後悔莫及,嘴裡寂寞想拿抽菸總是被逮個正著。今天再次應驗。

 

「呵呵,老韓你怎麼在這?」

 

韓文清看著他一眼,先沒收葉修的菸,質問他這是不是最後,葉修理虧不情願地說是,韓文清才滿意地坐下。

 

「錢我出的,我怎麼不在這。」

 

「哦。」葉修應了聲,嘟嚷著自己太鬆懈了,不太高興往另一邊看去,就是不看韓文清。

 

韓文清看在眼裡只想笑,他捏住葉修虛胖的臉頰,對方還沒反應過來就貼了上去,不小心撞到牙齒葉修悶哼一聲,韓文清也沒多在意逕自把舌深了進去,在裏頭攪和一翻,葉修嘴裡殘留檸檬的氣味,韓文清吃飽喝足,等感受到葉修抓住自己的手指更加用力地掐進肉裡時,才輕咬了對方的上唇依依不捨地放開他。

 

葉修毫無心理準備,臉紅喘著氣,斷斷續續地說:「老…韓……你…這是…謀……殺,想…憋死……我…不成?!」

 

韓文清則臉不紅氣不喘地喝了一口桌上的檸檬汽水,點評:「你肺活量太差。」

 

葉修超級不滿地踹了韓文清一腳,又縮到躺椅的邊邊,提防韓文清的第二次突襲。

 

「下次嘴裡寂寞找我。」

「什麼?……老韓,你太幼稚!」

 

葉修忿忿不平地決定下次要阻止韓文清亂翻蘇沐澄留在他房裡的那箱小說漫畫,反正受害者都是他自己。

 

「葉修。」

「做什麼?」

「過來。」

「哥偏不要。」葉修嘴裡咬著檸檬汽水的吸管,心裡給他兩的等於的表情。

 

韓文清哼地冷笑一聲,往蘇沐澄的包裡翻找什麼。葉修眼角餘光看見,替這妹子哀悼一下她的隱私權,渾然不覺自己也是嫌犯之一。

 

顯然韓文清並沒有因為被葉修拒絕就放棄意志,他拉了一把葉修的手臂,硬是把對方拖下躺椅,讓他趴在墊子上,葉修手裡的檸檬汽水打翻了,然後他倆無言幾秒。

 

「韓文清……你跟哥有仇是麼?」

 

「怎麼會,我愛你都來不及了。」說完,韓文清手裡一擠,乳白色的液體自一罐藍色軟管流出,滴滴答答地落在葉修白嫩的背上。

 

「握曹!老韓!」葉修被那液體冰的身體僵直,一時間不知道腦子的空白是因為韓文清那句話還是冰涼的觸感而當機,他只好用所剩無幾的CPU容量思考,「老韓……你是不是腦子燒壞了?」

 

「嗯?我幫你塗防曬乳,免得曬傷。」

 

好呀,韓文清,你跟哥裝傻是吧!葉修心想。

 

此時,他沒想到的是,韓文清似乎已經掌握了葉修的軟勒。只要韓文清比葉修更沒下限一點,葉修幾乎無法反擊。

 

當然,這是韓文清和葉修相處了十年才得到的攻略秘笈。韓文清樂觀地覺得發現的永遠不嫌晚。

 

「哥,不下水的。」

 

韓文清一如既往,繼續在葉修的身上塗塗抹抹。韓文清帶繭的指腹滑過葉修的腰時,葉修耐不住養地抖了幾下,韓文清覺得有趣,又刻意在塗抹腿部時,有意無意地騷刮對方的肌膚,他聽見葉修悶哼一聲憋著笑,心想這樣會內傷,索性先捏了一把他虛肥的腰間肉。

 

「靠哈哈哈哈哈……老韓!」葉修養地兩腳垂著沙地,伸手制止韓文清塗抹防曬乳的動作,等笑停了,才轉過頭來瞪他一眼,「老韓,這是趁人之危。」

 

你當哥是好惹的?

 

於是,葉修爆了手速把韓文清手上的防曬乳搶過來,再用他有點軟嫩的肌肉逼韓文清乖乖就範,那就是──葉修跨坐在韓文清的大腿上,打算好好利用他全部的重量,但韓文清鍛練過的肌肉會怕他那幾十公斤的肥肉?

 

怎麼會呢。

 

韓文清饒富興致地看著葉修,後者還沒有發現自己早就大勢已去,開心地擠了一坨防曬乳在手掌心,躍躍欲試地正要往韓文清的身上一抹……才發現眼下的姿勢能有多尷尬就有多尷尬,而韓文清緊實的胸膛是他唯一可以發揮的地方。

 

呵。韓文清笑。

 

「呵呵。」葉修也笑,但他這下非要順著韓文清的意不可,怎麼可以退縮,霸圖隊長還是一如既往呢。

 

防曬乳液冰冰涼涼,葉修的掌心還是感受的到韓文清的體溫,就比外頭的高溫略差一點而已。葉修由上往下順著塗抹,他很有自知之明知道不可以玩火,所以只有多戳戳摸摸幾下韓文清的腹肌,再補他一記肚臍眼。

 

就算是氣勢凶狠的霸圖隊長也無法淡定的接下這次突襲,葉修滿意地看韓文清眉心緊皺。

 

「老韓,在皺下去方圓十公尺都要沒人啦。」葉修右手拇指底在對方眉心,試圖平緩川字型的摺痕。

 

「去你的。」

 

然後,韓文清壞笑地就這個姿勢抱起葉修。

 

「哇,等等,老韓你做什麼。」葉修掙扎,卻被韓文清抱地更緊。

 

「帶你玩水去。」

 

韓文清迅速地空出一手拿了預備好的泳圈,毫不留戀地步出洋傘的陰影,毒辣的陽光瞬間罩頂,惹得葉修哇哇大叫要死了要死了,韓文清充耳不聞。

 

不消幾步,韓文清就走到淺灘裡,葉修聞著清涼的海水鹹味也放棄的掙扎,就等韓公子把他放下。

 

韓公子知曉葉修的習性,貼心地擺上泳圈,在把人放上去。

 

「你當哥三歲小孩需要泳圈?」葉修抗議。

 

「就算你會游泳,也說不準會不會因為你的懶散溺水。」韓文清先送給他兩個等於的表情。

 

呵。

 

葉修滿意地攬著韓文清的肩頸,在他額上小啄一口。

 

而,一同遊玩的興欣一行人本來想好法子要脫葉修下水,由魏琛帶頭正準備攻上岸。這下子卻免了,自己倒被人給閃的眼瞎。

 

只有蘇沐澄頗有先見之明的帶好墨鏡。

 

 

「握曹,老韓輕點!」

 

海景套房裡冷氣把夏天吹成冬天,夕陽餘暉透過落地窗帶來無限美好的景色,但房內那張雪白的雙人床上躺著的人卻無暇欣賞。

 

「沒出息。」韓文清手裡拿著蘆薈凝露,反覆地抹在葉修身上。

 

「早說過紫外線超標,現在是怪到哥頭上來?」

 

韓文清決定回去之後要適時地拖葉修出門曬太陽。

 

 

评论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