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水間
Powered by LOFTER

[韓葉] Matrix paro(下)

*總體來說,試寫應該算是失敗啦www最後果斷放棄變成無聊的普通段子

*但覺得還是有個尾比較對得起自己




 

 

圖書館內因為方才一場混戰顯得狼藉,書櫃倒了一排又一排,書本散落一地,摻雜著水泥碎屑和破裂的燈管,書桌和椅子早已失去秩序,這裡儼然成為最佳的演練場地,進可攻退可守。

 

位於七樓的角落,一個書櫃倒下與牆邊形成的三角形內,有一扇不起眼的門,裡頭原是一間小辦公室,現在辦公桌堵著門,灰塵瀰漫,看起來被棄置許久。

 

葉修忍不住咳了幾聲。

 

「我們是不是出去換個地點比較好?」

 

「不需要,徒增麻煩。」葉修帶傷,無論再怎麼厲害也有受限的時候,再說與幹員對幹本來就是一件沒有勝算的事,現在要緊的是要怎麼逃離這裡找到連結口,「羅輯,要不你先想想怎麼突破,記得外頭的地形和幹員人數吧?」

 

「記得,不過沒有筆和紙很不好算。」羅輯遵循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的理念,開始翻箱倒櫃找尋他要的筆和紙,「辦公室沒這樣東西也說不過去。」他煞有其事地補充。

 

葉修無語,沒想到羅輯比預期的還要更加慎重,簡直就像……初出茅廬的乖小孩,雖然的確如此。

 

葉修是在執行任務的時候遇見羅輯的。當時,羅輯正在圖書館裡找資料,在書堆裡打轉。就向都會愛情劇裡男女主角相遇的模式一樣,羅輯拿下厚度足以比擬兩本小說的原文書時,在書間縫隙中正巧看厭葉修走了過去。羅輯鼻子靈敏,發覺這正是他要找的人。

 

約莫幾個月前,羅輯埋首在數字符號裡時,他突然覺得好累,對於喜歡的東西提不起勁,世界變得好無聊,但表面上他還是規規矩矩地過日子。羅輯看到的世界變得不一樣了。

 

他習題坐到一半的時候,會看見眼前的符號漂離紙面,懸浮在空中,好似出來散步走走,回歸原位之後卻發現符號們已經排標準答案;甚至當他認真地聽台上教授講課時,墨綠色的黑板會突然變成螢光綠色的一和零,就像一塊方形的大型數據程式。

 

羅輯開始對這個世界起疑。他注意生活上任何不平常的東西,結果讓他找到葉修。

 

「你不是這裡的人吧?」羅輯看見葉修身邊細微的雜訊,直覺他也是資料的一塊。

 

「嗯?」葉修嘴裡叼著的菸不小心就掉到地上,「嘖,哥都還沒抽到,又損失一根。」他皺眉表示扼腕,嘴裡碎念著每一根菸都是珍貴的資源,然後把菸撿起來放進口袋。

 

「你叫什麼名字?」

 

「我是羅輯。」

 

「邏輯?」葉修瞅了一眼羅輯手上的原文書,面色了然,「哦,腦袋肯定很好,那你知道欠錢還錢的道理吧,回去給哥買一包菸。」

 

羅輯愣了一下,他不懂這之中的邏輯。

 

「哥現在有點忙,你就跟著吧。」

 

 

羅輯照著葉修的話跟在旁邊,但他懷疑自己是不是羊入虎口。葉修帶著他走過一個樓層又上了一個樓層,左手托著一個黑色的小行李箱。葉修眼睛掃過一排排的書架,俐落地揀選其中幾本書籍,很順手地就丟進行李箱內。書本堆疊起來的重量是很驚人的,於是行李箱越來越重,葉修在上樓時就請羅輯幫忙提上去。

 

然後行李箱就再也沒有回到葉修的手上。

 

 

一切都是事發突然。

 

當葉修把莎士比亞遞給羅輯時沒有拿好,莎士比亞精裝書殼的一角就重重地打在地面上。羅輯正要蹲下去撿起,葉修抓住他的肩膀,用氣音要他別動。

 

羅輯還來不及看清楚葉修嚴肅的表情,一聲槍響先劃破的圖書館的寧靜。接著,就是一場混戰。

 

期間,葉修在保護羅輯時意外受了點傷,最後他們就逃進了這間隱密的辦公室。

 

 

「我還是不懂把無線電丟在外頭的意義,雖然壞了,但那樣不就告訴敵人我們的位置?」

 

「哦,那沒什麼,沒那麼容易,幹員都是一板一眼的死腦筋。他們會直接追蹤我們這些人的訊號。」葉修說完,看了一眼右手腕的傷勢,鮮血浸染了整個紗布之後現在終於停止了。

 

「那為什麼特地留在那裏?」

 

「呵呵,哥自有打算。」

 

 

 

 

韓文清很感謝其他人自告奮勇地幫忙,所以他順利地抵達葉修失蹤的樓層。不過,韓文清看了手錶,還是要抓緊時間,幹員們不會這麼容易就放過他,估計再十分鐘後,就會有一批新的幹員加入,到時候他也有得對付了。

 

韓文清踩在散落一地的水泥碎石上,還有東倒西歪的書籍和書櫃,找尋蛛絲馬跡。他相信葉修肯定會留下線索,心髒的人腦筋都動得特別快又遠。韓文清按記憶摸索蘇沐澄跟他說葉修留下無線電的地點,在一系列莎士比亞的書櫃附近。

 

空氣中瀰漫著灰塵,在日光燈照耀下顯得灰濛濛,頗有一層薄霧的感覺。韓文清花了一點時間才找到莎士比亞的書櫃。無線電已經不再了,蘇沐澄已經先撿回去作證,至於晶片,韓文清沒有期望可以從這片狼藉中找出。他隨意晃晃,看見葉修留下的血跡。

 

還不至於死人,不過大概會貧血吧,韓文清回想葉修不正常的作息和有些病態的肢體,替葉修加點評論:不運動活該。

 

韓文清嚴實地轉了一圈,沒有發現什麼。他隱隱覺得這不可能,所以暫停腳步,在樓層中央閉上眼睛思考。然後他又走到葉修留下無線電的地點。以那個地點為中心,韓文清環視一圈。

 

他看見了,葉修留給他的秘密。

 

韓文清面不改色的表情終於有點微妙的變化,嘴角牽起淺淺的笑容。

 

他說,你完蛋了。

 

 

 

 

無論如何,會在這種緊繃的時刻打盹的人,大概也只剩葉修了吧。

 

羅輯在白紙上寫下密密麻麻演算式子,抬眼看下沒有聲響的葉修卻發現對方睡著了,正覺得挺無言時,卻聽見葉修身後那扇門傳來叩叩的聲響。

 

難道被發現了嗎?羅輯心裡大驚。

 

然而,葉修頭一點,睡眼惺忪,不把這當一回事,嘴裡還嫌:「哦,終於來了,慢死了。」

 

葉修退開,把緊靠在門上的桌子也往後拉開,留了一個好大的縫隙。羅輯看的一頭霧水,他正要問,卻發現有人旋開門把,側身近來。

 

來人面露凶光,眉宇間殘存一股怒氣,羅輯忍不住瑟縮一下。

 

「老韓,你太兇了,把墨鏡戴上。」

 

「沒那種東西。」韓文清瞪了葉修一眼,「現在是怎麼回事,說?」

 

 

 

 

「為什麼把晶片拿掉?」

 

「避免被幹員感應,你們找的到我,他們也找的到,必須降低風險。」

 

「那無線電?」

 

「哦,本來要聯絡其他人,結果被子彈打中了,壞了。」

 

「我認識你這麼久,怎不見你的身手這麼差?」

 

「老韓,話不是這麼說,人有失足馬有亂蹄,哥是一時大意。」

 

羅輯預想這狹小的房間內要上演一場唇槍舌戰,沒想到看見兩人把這一切當家務事拌嘴似的,儘管單方面的火藥味濃厚,卻沒有一絲該有的緊張感。其實,羅輯心裡大概都把焦慮放下了,過了一段休息時間又遇上本以為是敵人的救兵,老天在上似乎要告訴羅輯不用擔心,一切他都打理好了,就等你們乖乖回家。

 

「話說回來,那個無線電不是發揮作用了嗎?老韓,我相信就你看得懂而已。」

 

「……你相信我我很高興,不過也考慮其他人的感受。」

 

「哀,我知道,對不起沐澄。」

 

羅輯看見韓文清的臉黑了一些。

 

「我對不起大家。」

 

羅輯看見韓文清滿意地摸摸葉修雜亂的毛髮。

 

「很好,該走了。回去繼續修理你。」

 

 

 

 

羅輯來到真實世界之後,先被眼前複雜的科技給驚呆了。隨後卻很感興趣的到處亂走。

 

而葉修一回來就被韓文清擰著耳朵帶走,旁邊一群人霧裡看花,只有羅輯腦袋清楚,平淡地說:

 

「他們很好,只是在吵架。」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