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水間
Powered by LOFTER

[韓葉] Matrix paro(上)

*沒寫過科幻所以寫寫看

*OOC

 OO

 C C

 很怕OOC所以標榜橫豎都是OOC
*葉修是主角,但還沒出現是哪招...
*如標題所述,Matrix的世界觀稍作修改
><






柏拉圖,洞穴理論。

 

 

 

 

「葉修沒有回來,他不見了。」

 

霸圖戰隊剛抵達榮耀,準備要接班,看見工作人員忙進忙出,不若往常一般地冷靜和幹練,隊長韓文清隨手拽了一個人問問,得到了這樣的回答。

 

韓文清先是一愣,很快恢復鎮定,帶著隊員快步走向位於榮耀中心的大型電腦室。

 

榮耀作為真實世界的中樞,負責維持世界的正常運行和人口管理。真實的世界是一片荒蕪,只有綿延不絕的碎石沙漠。幾百年前,看見真理的人們回到了真實的世界,利用他們發達的科技才得以在這片土地上生存。他們建造無數個科技化的城市,林立的鋼鐵建築意外地和灰撲撲的天空不謀而合,城市在保護傘下也再度繁殖出糧食和文明,先人的努力讓真實的世界不再令人不忍直視,難以接受。

 

然而,即使到達了科技的巔峰,仍有無法解決的事。

 

雖然成功地栽種出糧食,複製出來的基因卻無法取代種子的地位,在一次次的複製實驗下,基因的耗損讓種子的產出每況愈下。缺陷的種子愈來愈多,出現了第一次的糧食危機。就在眾人絕望之際,發生了一個奇蹟。

 

在真實世界連結"惡夢"的洞口,偶爾會有自發性覺醒的人出現。他們在發現"惡夢"的巨大謊言之後,自主找尋真實世界的入口,選擇來到真實。那個時候,剛好來了一位農夫,他帶著他寶貝的種子們來到這裡,也替眾人帶來希望。

 

真實世界又恢復以往的活力。並且,為了避免同樣的危機再度發生,人們想了個辦法。他們每年都會訓練一批人員,負責回去"惡夢"拿取資源。而這套系統在經過幾十年的歷練下,在近十年內發展成榮耀這個機構。

 

因此,榮耀成為真實世界和"惡夢"的交界處,而每一年,都有來自各個城市的好手組成戰隊,輪流到"惡夢"拿取所需。

 

而這一次,是史上頭一遭的交接失敗。

 

 

 

 

大型電腦室中央,一束錯綜複雜的管線被一圈椅子圍繞,總共五張金屬色的椅子。平常以五人為單位一同出任務,現在則是四張空椅,外加一隻昏迷不醒的葉修。

 

「按照班表,這次興欣負責拿取圖書,所以我們去了市立圖書館。由於清單上面列的書名散落在各個樓層,我們後來分開行動。結果,這次幹員在三十分鐘之後就發現我們的存在,比預估時間快了一小時,我們用無線電確定大家自保,還有找到最近的電話回去,慌亂之中,根本無暇他顧……回來之後才發現葉修沒回來。」唐柔簡單地說明了前因後果,不時擔憂地看向葉修。

 

「那不是用晶片追蹤定位就行了?」張新杰問。

 

「沒那麼簡單,他把晶片拿下來了。」蘇沐澄悶悶地說,「我們追蹤過了,回去看得時候只有看見無線電和晶片掉在圖書館裡,重新走一遍圖書館根本沒有發現一個人影。」

 

「不是吧,很多人啊!只是沒看見葉老大。」包子不適時地糾正蘇沐澄,背後者狠狠瞪了一眼。

 

其實葉修一個人在"惡夢"裡晃盪,本來是件不用過於操心的事,畢竟他的技術是有目共睹地好,心理素質也高端,只嫌他體力略差。然而,把無線電丟掉和埋在手腕裡的晶片取出卻事件不太尋常的事。

 

在"惡夢"的系統中存在一套防毒系統,簡稱幹員。他們的工作就是清除覺醒的人,以維護"惡夢"的秩序。因此,幹員可以說是"惡夢"裡最大的反派,人們就是多怕他們幾分。他們是系統,並非真實存在的肉體,所以不會被消滅,頂多花一點時間復原毀損的資料。遇上幹員千萬別想擊斃他們,即使交戰無法避免,三十六計走為上策。

 

而電話和晶片的作用就是聯絡和定位,一切都是自保的措施。

 

葉修卻捨棄了這兩樣物品。

 

陳果是興欣這支新隊伍的贊助者,第一次碰到意外,簡直慌了,嘴裡叨念著怎麼辦怎麼辦,讓氣氛更緊張幾分。

 

顯然,經驗老道的人還是沉穩幾分,雖然也是第一次碰到這樣棘手的情況,但負責人手調度的馮主席也沒多想,早決定讓下一班的人接手,也就是霸圖戰隊先擱著任務不做,去把葉修拿回來。

 

當然,馮主席會如此放心也是看在葉修的實力分上,相信他肯定死不了。要是這個嘲諷臉一下子就掛了,那這八年也白給他嘲諷了,必須找他算算舊帳。

 

馮主席按流程準備讓霸圖上機,但蘇沐澄喊了暫停表示她有意見。

 

「我也要去。」蘇沐澄說完,搶先佔了一個好位子,這位妹子這次可鐵了心。

 

「霸圖沒意見,我就沒意見。」

 

「讓她去。」韓文清一秒也沒想地答應,估計看在蘇沐澄在葉修的交情分上。

 

「剩兩個位子。」張新杰說。同時間,他看見唐柔一句話也沒說地佔了一個位子。

 

妹子們鬥志旺盛地同時發話:

 

「你們不來嗎?」

「快點坐好呀!」

 

霸圖戰隊:「……」

 

 

 

 

"惡夢"的街景和真實世界相比,顯得古老許多。但也還沒到古色古香的境界,就是高樓林立,車水馬龍,少了一點科技金屬感和光澤。這裡的生活也是多彩多姿,要什麼有什麼,"惡夢"所打造的世界完全按照人類的喜好,來了一次就忘不了它,甚至回味無窮。除了覺醒者時不時的在真實世界靠著說書維生,懷念"惡夢"的種種,急欲返鄉,也有人因此嚮往到"惡夢"生活。

 

和"惡夢"比起,也許真實世界才是真正的惡夢也說不定。

 

韓文清領著張新杰、蘇沐澄和唐柔走在大街上,混入來來往往的人群是最好的保護。

 

他們外罩合身的黑色大衣,帶著墨鏡,手裡拿著公事包,要說顯眼也不是太顯眼,就是穿得比較酷炫的上班族。陽光在系統設定上是常年的耀眼奪目,帶著墨鏡保護眼睛一點也不過分吧。至少張新杰就非常認同這套標準裝備。

 

「哪一棟?」韓文清側頭問走在身旁的蘇沐澄,說話也沒有要減緩步行速度的跡象。

 

「再過五的街口。在市政府斜對面。」

 

「那這個連結口有點遠了,還有一段距離。」韓文清又加快了腳步。

 

「先前的連結口炸掉了吧,不能留下蛛絲馬跡。」張新杰合理的猜測。

 

「是阿,這次幹員特別勤快,都追了上來,好幾個連結口被炸了,我們也是跑遠一點才安全離開的。」蘇沐澄回憶道,同時她閃過一個在街上玩耍的小孩,「這裡不是和玩耍!」

 

「離市中心近,所以幹員特別勤快吧。」

 

「我想還有別的原因。」唐柔聲音緊繃,彷彿遇敵的準備架式,「他們加裝了路口監視器。」

 

韓文清停下腳步,對面的街道上的小綠人瞬間轉紅,立正站好。

 

「監視器?」張新杰抬頭一看,果不其然一台和街燈同樣色系的鏡頭正轉了過來。

 

蘇沐澄把公事包丟在地上,兩隻手上各拿著一把烏茲衝鋒槍。

 

行人號誌還在倒數,韓文清倒先開了口:

 

「被發現了,走!」

 

 

 

 

警鈴大作,槍林彈雨,不時掉在地上的金屬彈殼撞擊出美妙的音色。

 

「這下好了,總算知道為何上次那麼容易就被追上。」蘇沐澄兩隻手沒停下,嘴上忿忿不平。

 

「不公平,他們掌握我們的行蹤,太不上道了!」唐柔也是一肚子火,先踹倒路班的垃圾桶,又向後開了幾槍,非常介意任務失敗這件事。

 

「多虧你們才發現他們的把戲,回去上報給主席。」張新杰推了一下眼鏡,心裡煩躁這次沒有計畫的行動,打亂步調的罪魁禍首必須懲罰。

 

韓文清沒多費口舌,心裡盤算這樣糾纏下去不知道會浪費多少時間,既然是有目的而來的,那就別拐彎抹角。

 

「新杰,算過葉修可能會在的地點嗎?」

 

「推測還在圖書館內,把晶片拿掉手腕受傷不好拿槍,幹員沒達成目標是不會離開的,葉修應該躲不開,估計圖書館目前也有幹員巡邏,要突破比較麻煩。」

 

「哦,那這樣好辦。」

 

此時,韓文清左側街口一位幹員伏擊,韓文清一個翻身躲過子彈,墨鏡卻不幸碎裂,他利用街燈再閃過一次槍擊,然後對準幹員開槍,在幹員閃躲子彈的同時,韓文清一舉向前,一個搏擊把對方壓制在地,對著後腦杓穩穩地補了一槍,幹員頓時資料崩解消失。

 

蘇沐澄本來要上前幫忙,被一位幹員絆住,解決之後發現韓文清也結束了。蘇沐澄瞇著眼看清前面那棟大樓,再過一個街口就是圖書館了,她說。

 

韓文清順著蘇沐澄的視線看去,那棟銀色建築很有真實世界的科技感。

 

「我去追葉修,你們看著辦。」

 

韓文清丟下一句話,風風火火地先往圖書館跑去。這時,落後的張新杰和唐柔趕上蘇沐澄,蘇沐澄微笑的轉過身,稱職地發號施令。

 

「先替葉修點蠟,我們去圖書館負責引開幹員。」

 

唐柔聽的一頭霧水。



评论